一剑独尊青鸾峰上免费by最新章节顶点小说

追更人数:90人

小说介绍: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。 诸天神佛仙,不过一剑间!


一剑独尊青鸾峰上免费by最新章节顶点小说开始阅读>>


10179.jpg

    见到这一幕,叶玄直接懵逼。

    这玩意这么 的?

    小道眼中也是闪過一丝惊讶,她细心打量了一眼那书屋,这书屋有点门路啊!

    这时,叶玄走到那书屋前,他打量了一眼书屋,然后道:“这书屋会自我维护!”

    小道允许,“并且还很强!”

    很强!

    叶玄沉声道:“可是现在不能敞开!”

    對于这个书屋,他仍是有些冒火。

    许多人都要抢这玩意,而他偏偏百般无奈这玩意,这玩意究竟能做什么?

    这几乎便是个棘手的山芋啊!

    叶玄缄默沉静顷刻后,道:“要不,我把它送出去算了!”

    小道看向叶玄,“若是此物真的可以抵御五维劫,你将它送出去了!五维劫一到,你怎样办?”

    叶玄缄默沉静。

    还甭说,这玩意若是真可以抵御五维劫,那對他也是有极大用处的!

    这时,小道看了一眼四周,轻声道:“便是不知那天道去了何处!那个女性”

    叶玄看向小道,“你找她做什么?”

    小道轻声道:“她必定知道灵域的工作,而她不出来,必定是又在玩什么把戏!”

    叶玄正要说话,就在这时,他面前的空间忽然裂开,紧接着,一道剑光飘了出来,在那道剑光之中,还有一道声响。

    顷刻后,叶玄脸 沉了下来。

    小道问,“怎样?”

    叶玄沉声道:“剑宗来信,说阴灵族正在集合强者。”

    小道眉头微皱,“集合强者?”

    叶玄允许,“我得回去!”

    小道悄悄允许,“我与你一同去!”

    叶玄看向小道,小道面无表情,“走吧!”

    说完,她与叶玄直接消失在远处天边。

    大荒国。

    一间屋子内,两名女子相對而坐。

    两女正是阿罗与天道!

    天道看着阿罗,笑道:“你看,其实歸元破界便是这么简單!”

    阿罗看向天道,“凡剑第三重呢?”

    天道眨了眨眼,“那就更简單了!你知道你为何必苦不能打破吗?由于执念!有些人可以使用执念,赶过执念,比方那素裙女子,她心智坚决,执念在她心中便是一个屁。而阿罗你不同,简單来说,你还在被剑役使,可是,她现已在役使剑,不對,是剑在依靠她。”

    说着,她动身离去,當走到门口时,她又道:“剑修剑修,被剑役使的剑修是剑为主,而人役使剑的剑修是以人为主。并非是要你放下执念,仅仅要你换个视点去對待自己的执念。”

    提到这,她看向阿罗,笑道:“就像许多时分,你面前是乌黑,可是只需你回身,那便是光亮!”

    说完,她脱离了房间。

    房间内,一道剑鸣声冲天而起,直入云霄,与此同时,一股强壮的气味自天边震动开来

    远处,天道轻声道:“真是个天才啊!”

    说完,她人现已消失在原地,不一会,她直接来到了四维

    星空之中,天道看了一眼四周,哼了一声,“关阴你这个臭女性,敢要挟我,你给我等着!”

    说完,她朝着远处走去

    PS:咱们这儿,本来现已清零,由于一个從国外回来的家伙,又呈现一个,导致许多人,许多当地又被阻隔。

    出事的时分,许多人拼命往外跑,當这儿安全时,他们又拼命回来,并且想要免费医治说真的,我自认为自己脸皮现已够厚,但与他们比起来,我觉得我差太远了。

 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不或许的

    星空之中,天道慢吞吞走着,不一会,她来到了一座乌黑的大殿前。

    幽冥殿。

    天道走到大殿门口,她看了一眼殿内那些雕像,悄悄一笑,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   顷刻后,其间一尊雕像忽然裂开,一道女子飘了出来,不過并不是本体。

    天道看向那女子,神 无比凝重,“他现在境况很风险啊。”

    那名女子道:“他有他的人生!”

    天道急速摇头,“不對不對,他现在的因果,都是你们那一代人帶来的。”

    女子道:“不阅历一些苦难,怎样成長?”

    天道低声一叹,“他仍是个孩子啊!”

    女子:“”

    天道又道:“你看,现在對他是十分不公平的,他在静静接受着在这个年纪本不应接受的 力。你们这样冷眼旁观,是有点残暴的。”

    女子看着天道,“咱们来这个当地,很费事!”

    天道笑道:“我知道,我可以为你们开方便之门,有我相助,你们来这儿并不会太困难!”

    女子缄默沉静。

    大约一刻钟后,天道笑着脱离了幽冥殿。

    脱离幽冥殿后,她又慢吞吞的来到了一个当地。

    四维国际生命禁区!

    天道进入生命禁区后,她打量了一眼四周,四周一片模糊,啥也看不到。

    这时,一道虚影忽然呈现在天道面前不远处。

    天道笑道:“不速之客,还请见谅!”

    那道虚影道:“天道尊下到此,可是有事?”

    天道允许,“他有风险了。”

    虚影道:“与咱们何关?”

    天道笑了笑,什么也不说,回身就走。

    就在这时,那虚影忽然道:“这片国际,除了尊下外,没有人可以 他!”

    天道停下脚步,她笑道:“灵域出手了!抢书屋!”

    那虚影缄默沉静顷刻后,道:“懂了!”

    天道允许,她回身离去。

    大约半个时辰后,天道来到一处河邊,在那河邊一处岩石上坐着一名女子,女子手持鱼竿,正在垂钓。

    而在女子身旁,还有两人。

    正是那炎伽与连浅!

    见到天道,两女眼中闪過一丝惊讶。

    天道走到三女面前,她笑了笑,“三位好!”

    拿着鱼竿的那女子看了一眼天道,笑道:“什么风把天道吹来了!”

    天道看着鱼竿女子,笑道:“真的不论他吗?”

    鱼竿女子淡声道:“他不是主人!”

    天道笑道:“怎样说?”

    鱼竿女子轻声道:“先生永久不会再回来了!”

    天道摇头,“你错了!”

    鱼竿女子轻声道:“天道,我知道你很能忽悠,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   天道坐到一旁,她看着远处天边,轻声道:“你先生的意图是什么?”

    鱼竿女子缄默沉静。

    天道笑道:“他想要做的工作,他自己办不到,你应该理解的!”

    鱼竿女子看向天道,“那个女性她 了先生!”

    天道笑道:“这便是你为何一向不去找他的原因?”

    鱼竿女子笑道:“我去找他做什么?我说了!他不是先生!”

    天道动身离去。

    一旁的连浅与炎伽 言又止。

    这时,鱼竿女子忽然道:“这就抛弃了?”

    天道摇头,“我是觉得,你们的先生很悲痛!”

    鱼竿女子忽然看向天道,下一刻,六合皆暗,一片乌黑,宛如一个乌黑黑洞,与此同时,一股无形威 直接锁住天道,而天道却是神 安静。

    鱼竿女子看着天道,天道笑道:“他不悲痛吗?他以自己生命为价值,想创万世和平,可是成果呢?成果是,他自己发明出来的道则们却不信赖他!”

    鱼竿女子走到天道面前,她盯着天道,“我说了!他不是先生!”

    天道直视鱼竿女子,“我且问你,你先生之愿,除他之外,何人能完结?”

    鱼竿女子看着天道,没有说话。

    天道冷笑,“莫非靠你们吗?”

    鱼竿女子双眼慢慢闭了起来。

    天道面无表情,“你们并不是帮他,而是在帮你们的先生。至于那素裙女子,她是斩尽了你们先生的一切活力,可是你应该要理解,是你家先生先去估量人家的!再者,谁能说他就不是你家先生?你去怪他与素裙女子,几乎没有道理,由于最开端下棋的是你家先生,说究竟,那叶玄是受害者。”

    说完,她回身离去。

    没走前进,天道忽然停下脚步,她回身看了一眼鱼竿女子,“他现在的确需求你们的协助,可是,他不是一定要你们协助,书屋一旦敞开,他将实在取得你家先生的传承,那时,不是你们承不供认他的问题,而是他承不供认你们的问题了。还有一点,他是你们先生选的人,他身上,有你们先生未完结的重担。而他,也是你们先生终究的期望。”

    说完,她右手悄悄一挥,六合间直接康复正常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