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青婴全文免费看至大结局

追更人数:19人

小说介绍:那一夜,岳青婴褪去了少女的青涩,成为冷宫深处的悲伤涟漪…那一天,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,她什么都不要,只想要出宫,做个平凡女人…


岳青婴全文免费看至大结局开始阅读>>


10242.jpg

正文 第1644章 我怎样能留她?!

    在一片简直逐步要融天亮 的乌黑里,遽然腾起了一阵火光!

    我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   那是——

    感觉到掌心下我的膀子悄然抽搐,裴元修的手指也悄然用力的扣住了我的膀子,上前一步走到了我的身邊,和我一起看向了远处黑私自那出乎意料的火光,眉头登时紧皱了起来。

我有些惊奇的昂首看着他,尽管知道这个人心肠不坏,但對一个自己绑架来的人质抱歉,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,我對他却是更有了一些好感,也更定心了一些,安静的说道:“你们也是为了救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   我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,就懊悔了。

    他的眼睛马上就红了,我才想起来,之前他们就说過,那天正午周成荫他们在外面伐鼓斩 的,便是他的双亲和妻儿。

    现在的他,家破人亡,只剩余自己一个人了。

    看到他眼睛通红,拳头捏起来骨关啪啪作响的姿态,我的心里也悄悄的作痛,過了好一瞬间,我悄悄的问道:“陈大哥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   他看着我:“什么事?”

    “你们,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周成荫他们造反,城里當 的都被 了,兵营里边抵挡他们的也被 了,其他一些是歸附了他们。事已至此,为什么你们……要起来抵挡他?”

    陈大哥说道:“你是想说,當 的都死了,为什么咱们这些老大众要管闲事?”

    “……當然,我不是说你们管闲事。”

    他大手一挥:“我理解你的意思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说实话,其实咱们从前也觉得,只需有一口饭吃,谁當 ,谁當皇帝,對咱们这些老大众的影响都不大。”

    我点了允许。

    “可问题就在于,这一口饭,究竟让不让咱们吃!”

    我一震,昂首看向他。

    陈大哥说道:“你是知道的,咱们江南几省的人,都是贱民籍, 在咱们头上的赋税,從来都是最重的,不只如此,那些當 的更是苛捐杂税,克扣虐害,能够说咱们这些人,连骨头都要被他们榨干了!”

    我的嗓子一哽,道:“我懂。”

    我太理解了。

    从前,也在这样的环境下生计過,让刘轻寒坚决的走上宦途的,也是这种 迫帶来的抵挡力。

    陈大哥又说道:“但是前几年,朝廷的 策遽然开端改动了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他们改了收税的办法,刚开端咱们不理解,但是后来咱们就理解了,这种办法能够让咱们这些人少缴税,而像周成荫那样,家里良田千顷的人,過去收税收得比咱们还少,后来就要依照他们有的境地来缴税!”

    他提到这儿,乌黑的脸庞上如同也有了光,说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那个时分,咱们都高兴得不得了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江南千千万万的人,一辈子腰都没有直過,那个时分,咱们才总算觉得,如同活得有盼头了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就算那些當 的再想什么办法来剥削咱们,但是只需这个收税的办法一改,咱们真的松了很大一口气,那段日子,家里才开端有了余粮。”

    我的嘴角也不由得泛起了一点淡淡的笑意。

    我简直能够幻想,他们那个时分的狂喜——身为老大众,要的真的不多,就仅仅米缸里有一点垫底的粮食,就满足让他们對未来都充满决心了。

    想到这儿,我的眼睛都热了起来。

    轻寒,轻寒……假如你知道,你的愿望其实也从前完成過;假如你知道,你从前让那么多人感觉到 的高兴;假如你知道,是你的办法让这么多人有了好好活下去的决心,你所阅历的那些苦楚,是不是也能够被抚平一些呢?

    你,会知道吗?

    我悄悄的有些分心,而下一刻,就听见陈大哥消沉的动静道:“但是,周成荫他们一造反,全部都变了!”

    我猛地一凛。

    他的眉头紧皱,说道:“他们周家,本来就在淮安胡作非为,之前就跟朝廷的狗 勾通,霸占了咱们那么多的土地,还逼着咱们这些人为奴为婢。他干的坏事,就算刻到城墙上,淮安的城墙都写不完!”

    我的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   尽管我没有亲身阅历過,但當初在吉祥村,那些 府的 差弄出的那么多恶行,我多少也有领会,像周成荫这样的豪强士绅,在当地便是一霸,他能做出什么来,只怕比我之前所见到的都更恶劣。

    而他,也是裴元灏新 的“受害者”。

    正如之前魏宁远所担忧的,华夏大地上,并不只需金陵的江夏王一家,其他各个当地的豪强士绅都会遭到新 的影响,韩家姐妹跟着裴元修造反了,其他当地的人也会群起呼应,也就形成了今日的 面!

    这个时分,我现已来不及去想,是否现在的状况便是魏宁远當初所说的——舍本求末的状况,仅仅眼下,确实很扎手。

    这才仅仅一个淮安,一个周家罢了。

    陈大哥又持续说道:“你更不知道的是,他一攻陷了府衙,就把城门都关了起来,这淮安府就变成了他一个人!他派了自己的家丁,还有兵营里的那些兵,挨家挨户的搜粮,不,不是搜粮,是抢粮食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不只仅粮食,还把城里全部人家里的铁器都收走了,拿去熔成了兵器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并且,还强征咱们入伍,说要兴什么,什么王者之师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咱们活都活不下去,家里的粮食一颗都不剩,我假如被他们征走,家里就剩余的双亲和妻儿,连吃的都没有,不過几天就要饿死!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所以——”

    我的动静悄悄髮抖:“所以,你帶着你身邊的这些人,從兵营里逃出来了?”

    “是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谁知道,咱们刚一逃走,他们就把咱们的家人全都抓了起来,并且——”

    提到这儿,他现已呜咽得说不下去,头深深的埋下去,眼中似有泪光。

    我的心里难过极了。

    我能领会到此时他心里的懊悔,但假如换做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,由于不逃走,家里的人就会饿死,仅仅他没有想到,周成荫他们第一天 人,便是 的他的家人。

    我没有再说话,就仅仅看着他,由于我知道,这种伤痛,不论谁的抚慰,都无法抚平的。

    但是陈大哥究竟也是个慎重的人,過了一瞬间,他自己咬咬牙,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,抬起头来看向我,说道:“我下定决心了,就算把小钟他们的家人救出来,我也不会善罷甘休!我必定要跟他们干究竟!”

正文 第1682章 我犯了一个最大的过错

    必定要跟他们干究竟!

    这句话他说得咬牙切齒,我也從他的眼中看到了那种百折不挠,如同钢铁般刚强的毅力。

    我缄默幽静了一下,说道:“陈大哥,你要跟他们斗究竟,你方案怎样斗呢?”

    他本来还沉浸在自己的哀痛和愤恨里,遽然听到我这么一问,人也愣了一下,睁大眼睛看着我,那目光如同在问我——什么意思。

    我也看着他。

    過了一瞬间,连他自己的目光也逐渐的变得苍茫了起来。

    是啊,干究竟,怎样干呢?

    究竟,这个底又是什么?

    一个人要做一件事,先想的不是应该怎样做,而是自己要做到一个什么程度,需求得到一个什么成果。只需先想清楚了这件事,才干决议自己干事的办法,乃至才有或许成功。

    陈大哥满怀悲愤,但究竟要跟周成荫他们这些人斗到什么程度,怎样斗,看他现在的姿态,如同还并没有太理解。

    我说道:“我就这么说吧。周成荫他们造反,是由于现在的皇帝实施的新 ——也便是你说的,收税的办法,还有一些其他的 策触及了他们的利益,让他们不能像過去那样苛捐杂税,更不能在乡里胡作非为,所以他们要造反。”

    “哦……”

    “那假如你要跟他斗,你要怎样斗?你毕竟期望做成什么?”

    这一回,他没有一点点犹疑,我的话刚说他就马上说道:“这一点咱们都很清楚,咱们不能让他们达到意图。现在这个皇帝,咱们还期望他持续當皇帝!”

    “哦?为什么?”

    “他,他改的那个收税的办法,對咱们来说是一件大好事,他持续當皇帝,咱们就有饭吃。”

    “这样……就好。”

    我点了允许。

    陈大哥说完,又想了想,然后接着说道:“并且,这个皇帝,他是个不错的皇帝。”

    我一愣,抬起头来看着他。

    尽管咱们两说起了新 的事,也说起了这些豪强士绅怎样欺 大众,可我并没有方案跟他谈皇帝的好坏,畢竟这个论题對于他这样的粗人来说太遥远了,但我没想到的是,他自己说起来了。

    他以为,裴元灏是个不错的皇帝……

    我看着他,问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以为?”

    陈大哥说道:“这个皇帝,能向全国的大众下跪请罪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我悄悄的一震,马上就想起来,在年头的亲耕大典之后,由于查比兴滚钉板告御状,将裴元灏听任 员结黨营私,形成各地的大众颠沛流离,生灵涂炭的事公诸全国,毕竟,裴元灏供认有负于民,所以向全国的大众下跪请罪。

    这件事,過去了那么久,但每一幕都如在眼前。

    听陈大哥这么一提,我如同又回到了那一天!

    我说道:“你,也知道这件事?”

    “當然知道,天底下,有几个人不知道!”陈大哥的脸 悄悄髮红,说道:“这件事,早就现已传遍了,當时刚刚传到淮安的时分,没几个人敢信赖,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说,有一些從京城来这儿的人也重复说起,咱们才知道,这是真的!”

    他顿了一下,说道:“咱们活了这么多年了,没有见過向大众下跪的皇帝啊!”

    我看着他,说道:“就由于这个,所以你推重这个皇帝吗?”

    他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,我说欠好,不過咱们那邊有个教学的先生,他说得好。他说,一个人下跪不算难事,但皇帝下跪就很难,并且是向全国的万民下跪,并且是请罪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那个教学先生说,这世上除了圣人,都会犯错,皇帝不是圣人,皇帝也会犯错。但皇帝由所以皇帝,所以犯了错也没人敢说,他要是把自己的体面看得太重,那么犯错不改,老大众就只能吃亏受罪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可这个皇帝,他能向老大众认错,这就阐明,皇帝把老大众看得比他的体面更重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“他说,除了圣人當皇帝,这样的人當皇帝,便是很好的了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我一时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只觉得嗓子有什么東西在髮哽。

    當初的那一幕,我也没有忘掉過,乃至那种震慑的心境,在被陈大哥这么一说,就全都想起来了。

    裴元灏会向全国万民下跪请罪,这件事确真实當时给了我太大的震慑,特别是他那样惟我独尊的身份,倨傲蛮横的 格,让他认错都是一件很难的事,更何况是下跪,可當时,他真的那么做了,那是我亲眼目睹那一幕之前,绝對想不到的!

    我更想不到的事,这件事,会在老大众的心里産生那么大的影响。

    像陈大哥这样的粗人,不理解什么文治武功,也不理解朝廷的具体 策,但他却理解一个最简單的道理,一个皇帝能认错,能把大众放在心上,便是个好皇帝!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