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全集目录(所有章节更新中)

追更人数:25人

小说介绍: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,她怀着孕,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。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,却在这段婚姻里,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。


蚀骨前妻太难追林辛言全集目录(所有章节更新中)点击阅读>>


10068.jpg
    “我的事务所。”苏湛说,“这段时间不是家里就是医院,很久没出去见见人了,就当散心。”

    秦雅想了一下,就算自己不出去,也是在家睡觉,还不如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于是答应道,“好。”

    饭后,苏湛收拾后碗筷,给她找了衣服。

    秦雅说,“我身上的衣服挺好的。”

    他们被保镖护着上了车。

    很快扬长而去,留下一片狼藉,好多亲属都受伤了,那些保镖的都很厉害,他们完全不是对手。

    一个个被打的倒在地上,哭声震天。

    秦雅和苏湛站在不远处看着,苏湛还把刚刚的那一幕用手机拍了下来。

    “刚刚那个女人是小三吗?”秦雅看的清楚,是他故意碰掉的骨灰盒,心思也太恶毒了。

    苏湛说,“应该是吧。”

    能把人逼死,肯定手段高。

    “苏湛,你一定要帮一帮这家人,他们太欺负人了。”

    那边那个妇人正抱着骨灰盒哭呢。

    苏湛叹了一口气,“我想帮他们,也得他们配合。”

    看看那个妇人除了哭,也不会干别的,怎么帮?

    “那我们回去吗?”秦雅问。

    苏湛说,“过一会儿吧,等他们冷静一些了我们再去,现在去什么情况也了解不到。”

    秦雅说,“我听你的。”

    今天是周末沈培川趁着休息,从外地回来看桑榆。

    桑榆不知道沈培川会回来,也没自己打电话,休息在家沈培川也不在,就参加了学校的一个户外活动。

    接到沈培川的电话,桑榆才知道他回来了。

    “你怎么不通知我?”此刻,桑榆在一座山头上,和同学们都支好了帐篷,坐在溪边的石头上,怨念的说。

    他同事出的注意,说突然回去给桑榆一个惊喜,然后他以为小女生会喜欢,谁知道,桑榆不知道他回来,跑出去了。

    沈培川问,“你在那儿?”

    桑榆说,“南山,听说这里的日出很美,我和同学们来看日出……”

    “我去找你。”说完沈培川就挂了电话,上车,准备去南山找桑榆。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791章 我去接你

    他到地方天已经渐渐黑了下去。

    山上桑榆和同学们在溪水边烧烤,他们来了木炭各种烧烤肉串还有自己弄的素菜串,男同学负责烤,女同学在帐篷前的草地上,铺上了野餐用的厚餐布,上面摆了饮料和水果。

    桑榆有些心不在焉,时不时会看一下时间,在心里计算着沈培川什么时候能到。

    “桑榆,你想什么呢?自从接了电话就三心二意的。”一个女同学,笑,“不会是想你老公了吧?”

    桑榆能跟着来的,就是关系比较好的,并且知道她已经结婚。

    “没有。”桑榆低垂着眼眸,说,“我好想没收阳台的衣服,想回家……”

    “你不要这么扫兴吧?现在天都黑了,又不会有雨,阳台有衣服也没关系。”那边在烤肉串的男同学听到,插话说道。

    “就是,桑榆,你难得和我们一起出来,就不要扫兴了,况且天都黑了,你怎么下山,危险,还是乖乖的呆着吧。”

    大家都劝说她,不想她半路走掉,这天都黑了,山路难走。

    桑榆不好再说什么,掏出手机给沈培川发信息,问他有没有来。

    我到山下了。沈培川回道。

    桑榆抬头看着同学,“我老公来接我了……”

    “哇塞,你老公来了?”桑榆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三个女同学包围住,“让你老公上来我们看看。”

    桑榆为难,“那个……”

    “看你小气的,我们又不和你挣,就是想看看你老公而已,不用那么小气。”同学们都想要看看这个,让桑榆喜欢,她又那么维护的男人长什么样。

    “他很忙的,回来一次并不容易……”

    “好了,好了,桑榆,你就别扫大家的兴了,趁着这个机会介绍给我们认识,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   桑榆无奈,这些是关系很好的同学了,要是强硬的拒绝挺不好的。

    她给沈培川发信息,你能上来吗?我同学想要见你。末了她有加了一句,要是不喜欢,我就拒绝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沈培川说,我上来。

    都是桑榆的同学,他要是拒绝影响桑榆和同搞好团结。

    桑榆勾起唇角回复道,我去接你。

    不用了,天黑山路不好走。

    我上来一次知道路,倒是你,要慢点,就这样说了,我去接你。

    桑榆装起手机,站起来说,“我去接他,他不认识路。”

    “我和你一起吧。”另外一个女同学站起来,路上好有个照应。

    桑榆说,“好。”

    那个女同学拿着手电筒,两人挽着手臂,从上山的地方下山,还告诉留下来的同学,“你们加油啊,我们回来,你们要弄好。”

    “你们小心点儿,晚上看不清楚路。”一个同学交代她们俩个。

    “我们知道的。”女同学说。

    上山容易下山难,还是晚上靠着手电筒的那点光,更是不安全。

    她们走的很慢,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她们看到有光,女同学说,“前面光哪里是不是你老公?”

    只能看见光,和轻微的动静,现在没有人会来上山,应该就是他了。

    桑榆不确定的道,“应该是了吧?”

    桑榆同学摇着手电筒,“桑榆在这里呢?”

    明显感觉到那边的灯光往这边照了过来。

    同学兴奋的说,“好像是你老公耶。”

    沈培川让她们别动了,说是山路不好走,别滑了。

    她们就站在原地等着,过了一会儿沈培川手里按着手机,照着亮走过来。

    桑榆的同学可兴奋了,见到人,就伸出手说,“你好我是桑榆的同学王听雪。”

    沈培川和她握了一下手,很快就收回。

    桑榆走到他跟前,晚上看不很清楚他的表情,说,“你回来怎么不提前通知我。”

    通知她,她就不会跑出来了,会在家里乖乖的等着他回来,就不会让他好不容易休息,还大晚上的爬山。

    沈培川说,“临时决定回来的。”

    王听雪打趣,“不会是想我们桑榆才回来的吧?”

    “听雪!”桑榆瞅她。

    “好了,好了,我不说了,同学们还在等着我们,我们赶紧回去吧。”王听雪把手电筒给桑榆,她说,“我走前面,你给我照着。”

    桑榆点头。

    她和沈培川走后面拿着手电筒。

    女同学笑着回头说,“你们要说什么就说哈,我什么都听不见,此刻我是个聋子。”

    桑榆,“……”

    “王听雪你怎么那么讨厌。”

    “哈哈——”

    桑榆和沈培川一路上没说话,就手牵手。

    同学们听到动静,都朝着这边瞅。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792章 真心话大冒险

    “桑榆。”同学们走过来。

    桑榆握紧沈培川的手,小声对他说,“我的同学比较热情,你可能会不习惯。”

    沈培川握紧她的手算是回应了,一群大学生他还能应付。

    他个子最高,在桑榆这群男同学女同学里很显眼。

    桑榆向同学介绍沈培川,“这位……”

    “你老公嘛。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同学接话,说完还上下打量沈培川,然后感慨了一声,“怪不得桑榆大学没毕业就急着嫁,这是怕晚了,就抢不到了。”

    “是我急着娶她,怕晚了娶不到了。”沈培川说。

    哎呦——

    好几个同学起哄。

    桑榆抿着唇,仰头看他。

    也不是为什么,听了他这话心里莫名的温暖,高兴。

    “你们不要闹。”桑榆笑着,对沈培川说,“指着刚刚说话的女同学,“她是我室友陈楠。”

    “你好。”沈培川招呼。

    然后桑榆将几个同学一一介绍,沈培川最后说,“谢谢你们照顾桑榆,以后还要麻烦你们继续关照她。”

    大家说,“我们是同学,也是朋友都是应该的,而且我们也没照顾她什么。”

    一位叫李亚的男同学说,“我们过去吧,那边还有烧烤。今天出来野营,带了不少东西。”

    介绍完了,大家走过来。

    等到同学们都走到前面,桑榆故意走在后面拉住沈培川,小声说,“你会不会不习惯?”

    她知道沈培川不是个太闹腾的人,而她的同学都很闹腾,开玩笑什么的,怕他在这里不自在。

    她心里懊恼啊,早知道她就不出来,现在两个人在家看电视呢,他还能休息多好。

    哎,千金难买早知道啊。

    沈培川附身靠她耳边小声说,“你同学看着都很善良,没有什么不习惯的。”

    桑榆笑。

    “哎,你们说什么呢?快点过来呀?有什么悄悄话回家再说啊,我们这里都是单身狗,撒狗粮会受惩罚的。”

    桑榆和沈培川走过来,大家给她让了位置,边上用小电瓶支起的一盏灯,灯泡瓦数高很亮堂。

    盘子里是烤好的烧烤。

    沈培川最大,也是出入社会的,他们都还是大学生,礼貌的称呼为沈大哥,李亚手里拿着一罐雪碧和一罐可乐,问沈培川,“沈大哥,你喝那一个?”

    沈培川说,“都行。”

    李亚说,“那给你可乐。”

    沈培川好。

    野营无外乎是吃吃喝喝说说笑笑,大学生们谈论的都是大学里的事情,要么是将来找什么样工作的事情,沈培川说不上话,很安静的听,没有不耐烦,而且还很专注。

    以前自己也是这个年纪走过来,听着他们说话还挺有感慨的。

    感慨时间过的快。

    桑榆很照顾他的感受,时不时会碰一下他,或者故意摸一下他的手。

    “我们光顾着说话去了,把沈大哥给忘记,不如我们大家一起来玩个游戏吧?”

    “什么游戏?”

    “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?”

    “行啊,行啊。”

    这个提议达成,便玩了起来,大家找了一个勺子,将碟子反过来,依次转两次,指到的两人剪刀石头布,输的回答赢的人,必须说实话。

    大家都想问沈培川和桑榆问题,奈何前面两次都没转到他们。

    第一局是王听雪和一名男同学,然后剪刀石头布男同学输了,王听雪问,“你有几任女朋友?”

    那位男同学大大方方的说,“四任。”

    “我还一次没谈过,你都四次了?”有同学没想到啊。

    王听雪也打趣,“你几岁啊,都谈四个了,从十六岁开始谈的么,一年一个,到今年刚好四个。”

    那男同学笑。

    很快房门合实,隔绝了一切令人耳红心跳的场景。

    桌上的早餐早已经凉透,屋子里的人一直没出来。

    直到接近中午。

    沈培川赤着健壮的上身,坐在床边,看着她,桑榆太累睡着了。

    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,脸上黏着几丝黑大,沈培川伸手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,她有些痒,轻轻的动了一下继续睡着。

    沈培川收回手,目光不经意落在被角。

    被角半遮半掩的下面,一小片已经干枯的血迹,由原来的鲜红变成了暗红,却依旧显眼。

    当时桑榆因为疼皱起的小脸,但是又特别忍耐的咬着唇不出声的模样,还闪过在眼前。

    他的眼睫毛扇动了一下,随即喉结也上下翻动。

    那一刻紧张与不受控制,还记忆犹新。

    他看了桑榆一眼,起身站了起来。

    本来想要做点饭,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做。

    小区楼下有一家餐厅的饭菜不错,而且送餐也方便,他拿起手机拨了号码。

    他是老主顾了,自己不会做饭,都在外面吃,这家离家近他去吃过几次,慢慢的就熟悉了,有时候不想下去,就让人送上来。

    他点了几道自己吃过味道好的。

    大概半个小时小时,送餐的就到了,因为离的近,送上来时还很热。

    他付了钱将饭盒接过来,放在桌子上,然后去叫桑榆。

    桑榆还在睡,沈培川坐到床边轻轻的唤她的名字。

    桑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。

    “唔——”

    她依稀看到眼前有个不清晰的人影,但是又好像知道是谁。

    她揉了揉眼睛。

    沈培川轻声说,“起来吃点东西。”

    桑榆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。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795章 有很多话想和你说

    桑榆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,忽然发现自己是光着的,她本能的拉着被子护在胸口,不是放不开,只是还没习惯和他自然而然的坦诚相待。

    她咬着唇垂着眸子轻轻的说,“你,你出去,我穿衣服。”

    沈培川坐在床边没动,看着她也不说话。

    桑榆被她看的很不自在,蹙着眉心,“你,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”

    沈培川伸出手臂将她揽入怀中,低头吻了一下她额角,沉默了半响,“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,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。”

    他是个不善表达的人,这一点桑榆很清楚。

    桑榆在他的怀里蹭了蹭,说,“我知道。”

    她喜欢的他,就是这个样子的,冷静,自持,沉稳。

   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没被父亲爱过的原因,在沈培川的身上不止有爱,还有对长辈的那种仰视和情怀。

    她不需要沈培川嘴边挂着情情爱爱,他也说不出那些情情爱爱的话,他的性格,就是这样,桑榆就是喜欢这样的他。

    关于那些情情爱爱的话,就让她来说,她来做。

    “桑榆。”沈培川忽然开腔。

    桑榆仰头,鼻子碰到了他的下巴,她撅着嘴,佯装生气,“你该刮胡子了。”

    沈培川伸手摸了一下,两天没刮,冒了一点点头,是有一点扎手,他说等会儿我去挂,说完又叫了一遍桑榆。

    桑榆眨着眼睛说,“我听着呢。”

    沈培川垂着眸子,黑色的瞳孔变得深邃,他低沉着嗓音,说,“桑榆谢谢你。”

    桑榆笑,“谢我什么?”

    沈陪川抿唇,说,“谢谢你,嫁给我。”

    “那我也得谢谢你了。”桑榆故意贴近他的嘴唇,说话时故意似有似无的和他的唇瓣触碰,“谢谢你,娶我。”

    沈培川低着眸子,忽然扣住她的脑袋,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   桑榆很快就做出了回应,双手攀着他的脖子,忘记自己现在身上没有一件衣服,忘记本该要吃饭了,一切都被这一刻的热情给吞噬。

    不留余地。

    “嗯,我饿了……”含糊间桑榆说。

    沈培川要压下来的的动作一顿,桑榆眨眨眼睛,水一样的眸子续满笑意,纤细的手指指着他的鼻子,“你怎么这么不懂情趣?”

    沈培川粗重的喘息着,“桑榆……”

    桑榆笑,“我想吃的就是你呀。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然后饭菜凉了,桑榆也不想吃了,彻底起不来了,就这样在床上躺到了黑。

    禁欲太久的男人很恐怖,这点桑榆最清楚,洞房第一天她就没下床。

    天黑了她才起来去洗澡,下身的湿粘感很重,没清洗过,还有淡淡的汗味,不止是她的,还有沈培川滴落在她身上的。

    她洗干净穿上睡裙,她边擦头发边走出来,看到沈培川在接电话,她一点声音都没出,轻轻的走到沙发前坐在沙发上,继续将自己洗的湿润的头发擦干。

    沈培川在和同事说工作上的事情,过了几分钟他挂了电话,转头看到桑榆在,走过来拿过她手里的毛巾,“我帮你擦。”

    桑榆十分享受,躺了下来,头枕在他的大腿上,让沈培川给她擦头发。

    沈培川低着头,模样很是认真。

    “我饿了。”桑榆说。

    沈培川看她。

    桑榆一个激灵坐了起来,动作太快,身下还有些不适,有些涨涨的涩疼,第一次,时间太久,而且他时间又太长,除了他第一次进的时候疼,后面都是舒服,只是现在才感觉到,当时他们多不节制。

    她是真饿了,不是想吃他。

    沈培川笑,“我不动你。”

    桑榆松了一口气,刚想说我想吃饺子,然后就听到沈培川说,“先让你吃饱。”

    “什么意思?”桑榆还一下没反应过来。

    沈培川一直都很正经的,才不会说情话。

    难不成……

    桑榆眨着眼睛,“你……”

    “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沈培川站起来,迈步朝着房间走去。

    桑榆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一下,坐在沙发上等着。

    然后就一直等不到人出来。

    桑榆很奇怪,她的衣服她都是和他的挂在一个衣橱里的,他拉开衣柜门应该就能看到。

    怎么还久久拿不来?

    难道是在给她挑选?

    她也没多少衣服,款式也不多。

    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拿着毛巾朝着房间走去,视线触及到房间内,看到沈培川站在那儿,也不动。

    桑榆看着他,好像是没发现她过来,还站在那里不动。

    她觉得奇怪,屋子里到处瞅了瞅,没瞅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叫了他一声,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796章 他的钱,我做主

    沈培川回头看见桑榆来了,拧着的眉心丝毫没有舒展,反而皱的更加紧了。

    看着她的眸光里,还隐隐有一丝担忧。

    “桑榆,我好像忘了。”

    桑榆莫名其妙,“你忘记什么了?”

    沈培川有些拧巴,过了一会儿才说,“你怀孕了怎么办?”

    这下桑榆好像才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    她的目光随即在屋子里瞅了一圈儿,没看见套儿。

    上次沈培川买了,但是这次他们没有用,不,是一天那么多次,一次也没有用。

    桑榆觉得怀孕了,就怀孕了,没有什么的。

    “我给你生孩子,你不喜欢孩子吗?”桑榆安抚他。

    沈培川摇头,不是不喜欢孩子,是桑榆还没毕业,怎么生?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