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爱帝少请放手第469章(看至大结局)

追更人数:13人

小说介绍: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,她怀着孕,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。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,却在这段婚姻里,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。


夺爱帝少请放手第469章(看至大结局)点击阅读>>


10064.jpg

    林辛言也习惯了他回的晚。

    今天桑榆也出了B市,坐上了高铁去了沈培川的那个城市。

    她并没告诉沈培川,想要给他一个惊喜。

    自从上次桑榆生气,沈培川现在只要有空就会给桑榆发个信息。大多都是你吃饭了吗?吃的什么?你在干什么?课多吗?这些无聊又死板的问候。

    可是这些对桑榆来说就够了,知道他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男人,不可能把情情爱爱挂在嘴边,这种平平淡淡的问候,桑榆也能感觉到温暖。

    她面试成功了,一个星期后就要去实习了,怕没有时间,就趁着有空跑去看他。

    她看了一眼时间,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,心里开始有些憧憬了,他见到自己会不会很惊讶?会不会很开心?

    想着她就笑了出来。

    满心欢喜的望向窗外,希望快点到达目的地,赶紧看到沈培川。

    想看到他见到自己的样子。

    手机屏幕里跳出一条短信,是沈培川发过来的,在干什么?

    桑榆看着和昨天一样的短信,唇不自觉的扬了起来,回复道,睡觉。

    这么早就睡觉了?

    我没睡着,在想你。桑榆快速地回复信息。

    看着这条信息,站在走廊的沈培川脸上浮现起开心的笑,他忙里偷闲,结束了一个会议才有空给桑榆发信息,然而却收到桑榆这个信息,让他有精神了不少。

    然后回复道,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   桑榆眨了眨眼睛,那我去看你?

    这个点没车了,而且你一个女孩子会危险。

    桑榆笑,那我睡觉了。

    嗯。

    桑榆怕自己记错他的住址,又确定了一下你上次你说你的住址是什么地方来着?我忘记了,你再发我一遍,有空了我去看你。

    沈培川也没多想,就将自己的住址给她发了一遍,他就是这个耿直。

    桑榆看着他发来的信息和上一次他说自己记住的一样,放心了,我睡了,晚安。

    她将手机放进包里,然后准备眯一会儿。

    一个小时以后车子到站,桑榆拿着包下车,这个时候车站人还挺多的,都是来接人的,出租车也多。

    她出了车站发现下雨了,雨还挺大的,有出租开过来她拦下上坐了上去关上车门对司机说了沈培川的住址。

    很快车子开了出去。

    桑榆看着窗外,想着马上就要见到沈培川了,内心即期待又有些紧张,不知道他忽然见到自己会不会吓一跳。

    很快车子到了目的地,桑榆去掏钱包的时候,发现钱包不见,她慌的翻找依旧没有手机也没有了,这时她发现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了一个口子。

    她被偷了?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821章 见到我你开心吗

    钱包没了,手机也没了,她怎么办?

    桑榆看向前面的司机,“那个司机我……”

    “小姐你不会想是坐霸王车吧?”司机阴沉脸,他夜里出来做生意容易吗?

    “不是的,我的钱包丢了,手机也丢了……”

    桑榆想要解释,出租车司机不管,“你说的都不关我的事情,把钱给我,我只是个做生意的,又不是活菩萨,况且钱也不多,就五十多块钱,你还想赖账?”

    “我不是想要赖账,是我被偷了。”桑榆急切的说,她才不想赖账。

    她心里比谁都急。

    没钱,手机也没了。

    “你东西丢了总有朋友吧?钱要给我,不能赖账。”司机很是不高兴,这个钱不知道能不能要来,还耽误他载下个客人,“遇到你我是真倒霉。”

    “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。”桑榆急的不行。

    “给你朋友打个电话。”司机将手机递给桑榆,桑榆眼前一亮,很快她又暗下了眼眸,她没去记过沈培川的号码。

    “我……”

    打给B市的同学也远水解不了近渴,这如何是好?

    她懊恼的要死,怎么没记沈培川的号码呢?

    那次沈培川换了号码以后,她是第一个存的,还备注了名字,之后发消息打电话都显示名字,就没注意到号码。

    现在好了,想要用了却不知道号码。

    出租车司机很不耐烦了,“你倒是打电话啊?”

    “我在这里就一个朋友,我忘记他手机号了……”

    “下去下去!”司机黑着脸赶人,“遇到你这种人我是倒霉透了。”

    桑榆连连道歉,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   “快点下去,别耽搁我做生意,遇到你我已经够倒霉了就别浪费我的时间了,道歉有什么用?不看你是个小姑娘,我就把你送派出所了”

  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   桑榆推开车门下来,大雨还在下身上瞬间就淋湿了,她关上车门,车子迅速就开了出去,溅了桑榆一身水。

    沈培川住的不是小区,而是在一栋大楼内,门口的门关着,也进不去,周围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   眼见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入秋过后的雨很冷,她冻得发抖。

    她在雨里淋了很久,才找到一个很窄的屋檐避雨,可是看这雨的势头一时半会停不下来。

   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有车子开过来,到门口的停车场停下来。

    沈培川打着伞从车上下来,光线暗桑榆看不清楚,等到他快到门口的时候桑榆才看清楚是沈培川,她跑了过来,“沈培川。”

    沈培川往声音来源望去,就看见一道娇小的身影朝着自己奔来,冒着雨,顶着风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    “桑榆?”沈培川愣了一秒反应立即大步走过来,将雨伞撑在她上方挡住雨水,“你怎么了?”

    桑榆抱着手臂瑟瑟发抖,像是个小可怜虫,“我来找你,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……可包被小偷划了,钱包和手机都丢了。”

    沈培川将雨伞塞到她手里,脱了外套将她裹住,什么也没说,搂着她走进大楼。

    “你住的这时什么地方啊?”桑榆颤着唇问。

    “临时住处。”沈培川抱紧她,想要用身上的温度给她一点温暖,她身上太凉了,隔着布料都感觉的到。

    也不知道她在雨里淋了多久,会不会生病。

    “阿嚏—”桑榆打了个喷嚏。

    这时到了房门口,沈培川开门,到了屋内她到浴室拿出干毛巾走过来给她擦脸,“赶紧把湿衣服脱了。”

    房间不大,只有卧室和洗手间,屋里就一个柜子和一张桌子很是简单。

    桑榆解着衣服扣子,她的手一些僵,沈培川见她动作慢,便上手帮她脱,很快桑榆身上的衣服被扯掉,只剩下里面的简单衣物,沈培川并没有想法,只是怕她生病,将她身上的湿衣服全部脱掉。

    用毛巾大概的擦了一下,将她抱进上床,用被子盖住。

    桑榆卷缩在被子里,身上舒服了好多感觉到了暖意。

    沈培川去道了一杯热水过来,扶起桑榆,将水递到她的唇边,“喝点热水。”

    桑榆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,“好了。”

    沈培川放下水杯摸摸她的额头,怕她发烧。

    桑榆窝着身子,低声道,“没事,别担心,不会生病我身体好着呢,小时候都不爱生病。”

    沈培川抱着她,掏出手机想要给她弄点热汤什么的喝,去去身上的寒气,然而这个时间已经没有饭店开门。

    这里有什么都没有,想要煮一碗姜水都不能。

    沈培川抱着她娇小的身子,很是心疼,“早点告诉我,我能去接你。”

    桑榆扇动睫毛,“我不是想要给你惊喜吗?”她仰着脑袋,头发虽然擦过了不活还是湿,“我来看你,你高兴吗?见到我你开心吗?”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822章 那样更苦

    沈培川说,“很开心。”

    桑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,现在身上没有衣服,调皮的往他怀里蹭,眨着眼睛问,“多开心?表现给我看。”

    沈培川看着他,瞳孔变得漆黑,有某种情绪在动,却在抑制,“刚刚淋了雨……别闹。”

    上次回去桑榆让他睡了沙发,两人没在一起,这会儿调戏他,他会受不了的。

    桑榆忽然间想到什么,睁大眼睛,“怎么办?我的手机和钱包都丢了,钱包还有你给我的银行卡,密码又那么简单,会不会被……”

    “没事儿,明天我就去银行挂失,手机明天我去给你买个新的。”沈培川语气严肃,“你来我虽然很高兴,但是下次不许这样了,要提前通知我,不然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。”

    “你在担心我吗?”桑榆仰着头。

    沈培川垂着眼眸,指尖蹭了蹭她的脸颊,她的皮肤还有些许凉,“当然,你是我的妻子。”

    桑榆的目光望着他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了,轻轻的扬起唇角,勾着他的脖子将嘴唇凑上来。

    两瓣唇相贴,沈培川迟疑,目光温柔的目光扫过桑榆的脸颊,他的心颤悠了一下,在并不明亮的光圈下,桑榆有些平时看不到的独特娇媚,沈培川看着触手可及的她,忍不住用力的回应起来。

    两人热情相拥。

    桑榆身上盖着的被子,慢慢滑落,露出白腻的肌肤,只是带着些许的凉。

    她将身子紧紧的贴着沈培川,这样可以温暖些。

    沈培川的呼吸越来越粗,沙哑的叫她的名字。

    桑榆柔软的回应,“我想你……”话音刚落不合时宜的打了喷嚏,口水都喷到了沈培川的脸上。

    她的脸色顿时一红,忙上手去给他擦脸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   那么好的气氛,就被她一个喷嚏给破坏了。

    她自己都感到懊恼。

    沈培川抓住她慌乱给自己擦脸的手,笑着说,“没事。”

    他将被子重新过到桑榆身上,扶着她躺下,“你睡一觉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   “我没事……阿嚏——”桑榆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喷嚏。

    沈培川摸摸她的额头,似乎是拿不准,用额头抵着她的试温,而后他眉头微微的蹙起,“你可能发烧了。”

    桑榆自己也伸手摸,“没有吧?”

    她觉得不热。

    沈培川起身,“你自己摸不出来。”

    他将被子拉好,“我出去买点药回来,你好好躺着。”

    桑榆说,“不用阿嚏……”

    好像身体不给她面子。

    沈培川附身轻轻吻她的额头,“乖乖听话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   桑榆点头,说道,“那你快点。”

    沈培川不在身边,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安全感。

    “嗯,我会很快回来。”说完沈培川拿着车钥匙出门,桑榆看着他,“别忘了拿伞。”

    沈培川嗯了一声,拿着伞出门。

    他走了一会儿桑榆开始觉得不舒服了,明明在被子里还觉得冷,她缩了缩身子。

    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,心里想着这就是沈培川的住处。

    柜子里简单的挂着几件衣服,桌子上放着暖水瓶和一个茶杯,整间屋子都十分的简单。

    桑榆觉得身体越来越没力气,便懒懒的躺着等沈培川回来。

    过了一个多小时沈培川才回来,现在已经是下半夜,几乎所有的店都关门了。

    他跑了很多地方才买到药。

    回来的时候桑榆已经昏昏欲睡了。

    沈培川倒了热水,将药放在桌子上,才唤醒桑榆。

    桑榆迷迷糊糊的睁眼睛,沈培川扶起她,发现她身上很热,嘴唇往她的额头贴,明显比刚刚他摸的时候又热了许多,他低声说,“我把药买回来了,你吃好药再睡。”

    “我想睡觉。”桑榆卷着身子,沈培川哄她,“听话。”

    他将药递到桑榆的唇边,桑榆张开嘴含着,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,“好苦。”

    “喝点水冲下去就好了。”沈培川将水递到她的唇边,桑榆张嘴喝了两大口,将嘴里的药冲下去,苦味也淡了许多。

    沈培川又递给她两片,“再吃完这两片。”

    桑榆在他怀里撒娇,“可不可以不吃。”

    沈培川说,“不能,你生病了。”

    “那你喂我。”桑榆怕他不理解,说,“用你的嘴喂我。”

    这药片弄嘴里就化了,沈培川说,“那样更苦。”

    “我就要你和我一起苦,你不愿意吗?”桑榆娇嫃的道。

    沈培川,“……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