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爱帝少请放手第469章(连载更新中)

追更人数:17人

小说介绍:林辛言意外怀上陌生的的孩子,她怀着孕,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。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,却在这段婚姻里,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。


夺爱帝少请放手第469章(连载更新中)点击阅读>>


10060.jpg
    沈培川晾完衣服还没来得及吃饭,接到个电话就匆匆走了,桑榆心里虽然小小失落,倒也没给他增加压力添加麻烦,一个人在家。

    中午的时候沈培川回来了一趟给她买了衣服,和吃的,也没说上几句话就又走了。

    桑榆理解,有了衣服就可以出去了,但是发现自己没钱,什么都不能买。

    在外面转了一圈就回家了,将沈培川住的小窝收拾干净,自己呆在屋子里看电视。

    B市。

    秦雅走后,苏湛没主动联系过,很多次想要联系最后都忍了下来。

    家里他找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,而且保姆沉默寡言,不爱说话,但是做事很勤奋,苏湛对此很满意。

    自从秦雅走后,苏湛把时间都花了工作上,每天都忙的很晚才回来。

    他忘记一份文件在家,下午回来拿,老太太拉着他,“苏湛呐,你和我说说话。”

    苏湛说,“我还要工作。”

    “你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,熬坏了身子。”老太太是关心苏湛的。

    苏湛不语。

    “你自己回来了,也回几天了,秦雅呢?”老太太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   苏湛的表情十分的冷淡,“如你所愿,我们要离婚了,您开心了吗?”

    “我只是想你有个孩子,没想你离婚,我知道你喜欢秦雅,我……”

    “事情已经这样,什么都不要说了,我很忙,先走了,你有什么事情,就喊吉婶。”

    说完他拿着文件走出去。

    “苏湛……”老太太转动轮椅,看着关上的门,心里空落落的,这么大的房子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她腿脚不好也不能出去。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825章 么有浪漫细胞

    老太太感到孤单,看着在擦桌子的保姆说道,“你怎么会来做保姆,我看你也想是做奶奶的年纪了。”

    吉婶说,“两个儿子,大儿子结过婚生了孩子,是做了奶奶。”

    “你小儿子呢?”老太太又问。

    “小儿子还没结婚。”吉婶回答说。

    老太太问一句吉婶就回答一句,不带多说一句话的,老太太说了几句就也觉得无趣,微微叹了一口气,转动轮椅回屋里。

    屋子里也是空落落的,她拿起放置在桌子上的照片,照片里是年轻的自己,旁边是丈夫。

    

正文 第827章 大方的祝福

    看到邵云站在店门口,苏湛不敢下车怕被发现,就坐在车里等着。

    过了一会儿,他远远的看见秦雅走出来,一袭纯白的及膝小礼服,宛如月光般柔和地包裹住她纤巧的身材,黑色的卷发随意的挽起,不经意的落下一缕,挡在额角更显娇媚。

    她为了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些,画了妆,遮盖了没有血色的脸。

    邵云看见她眼前一亮,笑说,“这么漂亮,天天躲在办公室可惜了,就该出去祸害人去。”

    秦雅佯装生气,“二叔再拿我寻开心,我就不起了。”

    “别,别,这么漂亮,你走在我身边我都有面子。”邵云笑着说。

    秦雅也笑,“我陪你出席活动,算不算是忙你的忙?”

    邵云打开车门,“算。”

    “那你要还我人情的。”秦雅弯身坐进车内。

    邵云并未立刻去开车,而是站在车门处看着秦雅,笑问,“我对你还不好吗?和我出席个活动还要什么人情,你对我怎么那么小气?”

    “我不管,你不给我就不起了。”说着秦雅故意要下车的样子,其实她就是和邵云闹着玩的,不是真的要下车。

    邵云拉住她,“行,行,我欠你个人情。”他砸了一下嘴,“我本来是想让你去散心的,怎么就成了我欠你人情了?古话说的好,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,你就是女子。”

    秦雅抬眸,她画了眼妆,清灵的眸子更显深邃明艳,“我是女子,二叔你是小人吗?”

    邵云哼了一声,“不和你说。”

    这丫头的嘴巴太厉害。

    邵云上了驾驶位开车很快车子驶了出去,车子慢慢消失在视野里,苏湛的视线却没有收回,愣愣的看着,灵魂出窍了一半很久都没有回神。

    秦雅离开他才多久?看着像是已经恢复了精神,是因为邵云的原因吗?

    之前她也是很喜欢和邵云聊天的。

    他缓缓的垂下眸子,她和邵云……

    他的心口闷疼的厉害,心脏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块,血液不断的滴落下来。

    苏湛几乎一夜没休息,开车来到市也未休息片刻,就来这里等秦雅,没想到却看见她盛装打扮和邵云一块出去了,原本就有红血丝的眸子更加的红了。

    忽地,他自朝的笑,笑里充满了苦涩。

    她若是开心,他应该祝福的,本已经商定好,只差一个证没办,她有她的自由。

    可是心疼的难以喘息。

    树上的一片枫叶落下来,掉在前挡风玻璃上,孤零零的很快又被疯吹走,就像他一样,孤寂的像是被所有人遗弃的可怜虫。

    在原地停了许久之后,他启动车子离开。

    从B市到市中间从未休息又从市不停歇的反回B市,他很疲累,身体的累并不足以压垮他,压垮他的是看见秦雅对另一个人笑。

    告诉自己要大方的祝福,依旧无法让自己冷静。

    他走进屋把外套随手丢在了沙发上,老太太没人说话,也就是看看电视。

    “苏湛。”老太太见他脸色不好,想要关心他。

    苏湛并未回应,直径朝着房间走去关上门,他在家里的时间就是把自己关在屋里,最多吃饭的时候出现在餐桌上,和老太太几乎零交流。

    一开始老太太的热情慢慢的冷却下来,苏湛那个样子,她,也没任何心情。

    滚动轮椅去阳台,客厅的阳台和苏湛卧室的阳台练着,中间隔着一道玻璃墙而已,她看见苏湛坐在地上,身上的衬衫皱皱巴巴,头发些许凌乱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颓废。

    老太太看到苏湛这个样子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   她呐呐的想,她错了吗?

    “秦雅。”苏湛的肩膀轻微的抖动。

    老太太看着苏湛如此痛苦,眼圈微红,不敢继续呆在阳台,转动轮椅回房间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她的初心不是这样的,她只是想要个孙子,并不想苏湛痛苦。

    现在的局面不是她想要的,秦雅走了,苏湛冷的像是没温度的行尸走肉。

    咚咚。

    房门敲响。

    老太太扭过头说,“进来。”

    吉婶推开门,“你要吃的糖糕做好了。”

    “我什么时候要吃糖糕了?”老太太沉声。

    吉婶微微皱眉,“就是刚刚啊。”

    “我才没要吃什么糖糕。”老太太完全记不得自己让吉婶做糖糕的事情了。

    吉婶没大惊小怪,这几天老太太有好几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了,昨天她自己把电视遥控器放在房间里的桌子上,结果找不到了,非说是她弄丢了,这次吉婶也见怪不怪了。

    转身去厨房,老太太叫住她。

    吉婶回头,“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   “咦,我想说什么来着?”老太太刚刚是有话想对吉婶说的,一转眼就忘记了。

    “那等你想起来再和我说吧。”吉婶走开。

    老太太神色茫然,她刚刚想说什么来着?

    

    

    

正文 第828章 善恶终有报

    老太太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自己想要说什么,苏湛像是收拾好了情绪,洗漱换了干净的衣服出门,没曾休息的他脸上倦色难掩,即使身体很累,但是心情依旧难以平息,不能安稳入眠,便去律所。

    “苏律有人找你,人在会客室。”接待说。

    苏湛点了一下头说,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他走进接待室,里面等着他的是那位找他打官司,后来又撤销官司的那位夫人。

    苏湛脸上没什么表情,淡然的问,“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   妇人脸色看起来不错,站起来说,“上次得到苏律师的帮助,至今记得,这是一点心意。”

    她将自己带来的礼品放在桌子上。

    苏湛将礼品推了回去,“无功不受禄,我也没帮助你们什么,不用客气。”

    妇人还是将礼品推了过来,“也不是什么很名贵重的物品,就是一根好的老山参,苏律师收下吧。”

    苏湛将盒子拿放到桌子下面,算是收下了,他坐下来问,“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找我帮忙吗?”

    妇人摇头,“没有,当初找你打官司,也就只有你敢接,别人都避之不及,虽然最后因为种种放弃打官司为我女儿讨回个公道,但是,如今我也算出了一口气,我女儿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。“

    苏湛问,“此话怎么讲。”

    妇人笑,“你一定没看新闻吧?”

    苏湛是没看,妇人说,“害死我女儿的那对狗男女,出车祸死了,就昨个儿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   “是吗?”苏湛倒是意外。

    妇人说,“是的,真的是善恶终有报,我听说这个小三转正之后一直不得怀孕,怀了也留不住,我外孙死的惨,都是陆家害的,现在他们也算的报应了。”说着妇人的声音沙哑了些许。

    提到孩子这事儿,苏湛垂了下眸子,故意岔开话题,“怎么出的车祸?”

    “陆家是大家族,有钱有势的,肯定是不能接受断子绝孙的,便说要找代孕,那个上位的小三儿不愿意,闹的很,可能是落得和我女儿一样的下场,不甘心,便在去离婚的路上和那个负心汉同归于尽了。”妇人心里是觉得报应,心里畅快不少。

    这个害她女儿的人也没得好下场。

    “我女儿多惨,年纪轻轻,孩子那么小……”妇人说着眼睛红了,又惊觉自己说太多,站了起来,“打扰您了吧。”

    苏湛说,“没事儿。”

    “那您忙,就不打扰您了,好人有好报,您一定好运连连。”妇人笑着说。

    苏湛让接待送客,他回办公室,整理了一个份文件,这是前几天接的一个案子。

    以前他是不接这样的案子的,因为他想让自己忙起来,便接了下来。

    今儿约好了和当事人见面。

    他的当事人是个女人,她遭遇了怀孕期间丈夫出轨,现在她想让丈夫净身出户。

    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,在知道丈夫出轨的那一刻不是哭也不是闹,而是第一时间想到要把家里的财产攥在手里。

    “虽然你知道你丈夫出轨,但是还要有实质性的证据,你现在在妊娠期,只要拿到你丈夫出轨的确凿证据,让他净身出户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   “听说苏律师很少接这样的案子,这次你能帮助我,我很感激。”

    “我是律师,既然拿了你的钱,自然要为你争取最大利益。”苏湛淡漠的说,“现在你丈夫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他出轨的事情,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掌握他出轨的证据。”

    “我会的,之后还要麻烦苏律师为我尽心尽力。”女人扶着肚子站起来。

    苏湛说一定。

    他让人送这位当事人出去,便留在办公室整理整理当事人所提供的家庭所有财产资料。

    他们拥有一套房子,是结婚时的婚房,男方出钱买的,女方装修,男人在一家公司做经理,年收入八十万,家里有一辆三十万的车,一百多万存款,也是小康家庭,只是要因为男方出轨而破裂。

    这些是这个家庭所有财产,现在这位妻子,想要让丈夫净身出户。

    遇到这样事情还能这么冷静的很少。

    嗡嗡——

   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   “真的?”

    “真的。”

    晚上把老太太哄睡,苏湛回到自己的房间,打开电脑,开始拟离婚协议,这样的事情做了无数次,可是这次却不知道怎么写了。

    两人没有争执和分歧,签这份离婚协议不过是个形式。

    他忽地苦笑,这世间最虐心的恐怕就是自己的离婚协议自己拟。

   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,离了婚秦雅就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,看着她幸福就好。

    可是不管怎么做心里建设,只要一想到写的是自己的离婚协议,就写不出来。

   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,找了所里的律师谎称是一个当事人需要的,让他写一下。

  

    苏湛低头,“终究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   “我不想再听这样的话。”秦雅扭过头往窗外看,“给你送东西的人怎么还不来。”

    苏湛说,“不知道,我再打个电话吧。”说完他拿起手机,刚想按拨号键,手机一响了起来,他按下接听键,那边传来惊叫,“不好了,不好了,老太太从楼梯上滚下去了。”
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苏湛蹭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   “她说她渴,让我给她倒水,就倒水的功夫她不知道怎么去了楼梯口,从上面摔下来了。”

    “我知道了。”苏湛挂了电。

    “怎么了?”秦雅听到好像听到一点谁摔了。

    苏湛也没瞒她,“是老太太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我得回去。”

    “我和你一起。”毕竟人命关天。

    苏湛心里感激看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,便大步往外走,秦雅付了咖啡小跑跟上他。

    救护车已经来,老太太从里面抬出来,苏湛跑过去,所里的接待吓的不轻,一个劲的哭,看见苏湛赶忙解释,“我不是故意没看好她的。”

    苏湛让她看着的,现在摔了,她有责任。

    苏湛没理会跟着上了救护车,秦雅虽然担心,但是没有跟着,很快她就和苏湛没关系了,她不该再和他们有任何的瓜葛,站在救护车前看了苏湛一眼,转身想要走,这是老太太喊了一声秦雅。

    苏湛忙握住老太太的手,她脸上还都是血,医生正在做简单的包扎止血。

    “小雅……”老太太又叫了一声。

    秦雅回头,老太太这一刻的思绪好像是清晰的,看着她说,“对不起啊。”

    纵然有很多的埋怨,这一刻看着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,含着泪的眸子,还是放下,给她一个心安,“我不怨你。”

    “不怨我,不怨我……”老太太喃喃的重复,头放了下来对苏湛说,“她不怨我。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