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见过他深情宋襄严厉寒全文免费阅读

追更人数:69人

小说介绍:宋襄做过最贱的事就是给严厉寒做了五年“私人秘书”。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,狗男人一句腻了,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。


黑夜见过他深情宋襄严厉寒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>>


10100.jpg    男人皱了下眉,声响淳厚,“稍等!”

    “哦……”

    黎樱看着对方走了,顷刻后折返回来,手上却多了个仪器。

    “例行查看。”

    黎樱懂了,赶忙上前,让对方扫了下全身。

    这阵仗,快赶上她外公了。

    转念一想,兰家是在穗城发家的,那年初很乱,兰 东为了维护家人,做得夸大一点,也算说得曩昔。

    查看完毕,两个警卫一左一右,进步音量,“请!”

    黎樱震了一下,嘴角狂抽,“啊,谢谢。”

    她拎着东西起来,一步一步跨进走廊,从两队黑衣人里穿过,到了病房门口。

    不知为何,脖子后边感觉冷冰冰的。

    她清清喉咙,敲了敲门。

    “请进。”琼安茹温顺的声响传过来。

    黎樱松了口气,伸手艰难地按门把手。

    门慢慢翻开,她挪开怀里的花束,探头往里看。

    第一时刻,对上一双冷涔涔的眼睛,鹰隼一般,满是 气。

    !

    黎樱当场石化。

    …… 神?

    她坚持着开门的动作,手上没留意,门把手从手下溜掉,门自动往边上转去,留下她一个人萧索地站在门口。

    房间里,琼安茹躺在床上,兰 东坐在床边,手上握着小苹果的刀子。

    黎樱咽了口口水,感觉那刀子便是朝着自己的方向的。

    相持几秒。

    死后传来脚步声,脖子被凉凉的手捏了一下。

    “站着做什么?扮演雕塑?”

    了解的声响,瞬间成了他乡故知,黎樱一秒回头,天性给他挪了方位。

    兰靖宇看到她的小动作,当即笑了出来。

    “黎,不必惧怕,先进来坐下吧?”琼安茹说道。

    黎樱悄然把奶茶花束挪到了眼前,挡住对面 神的目光,回应琼安茹,“啊,好的。”

    说完,目光张狂斥责兰靖宇。

    你不是说你爸爸不在的么?

    骗子!

    兰靖宇挑眉,伪装不理解。

    黎樱怒。

    不讲道义!

    俩人在门口目光交兵,琼安茹又说一句,“阿宇,请黎进来吧,门口靠着空调风口,别着凉了。”

    兰靖宇应了一声,垂头看小炮仗,“黎,请吧。”

    黎樱撅嘴,她都看到他眼里的坏笑了,显着是成心的!

===第2370章 我跟他很熟的===

病房里

    黎樱规规则矩坐在琼安茹的床边,怀里还抱着奶茶花束,结结实实地挡着对面人的视野,背台词相同地说话。

    “阿姨,昨日的事很抱愧,我今日是替代我奶奶来抱愧的,期望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   琼安茹有些想笑,“奶茶是给我的么?”

    黎樱连连允许,“是的!”

    “阿宇,帮黎拿下来吧,抱着挺重的。”

    “不重不重!”黎樱赶忙探头,抱紧了花束,“我能够抱着。”

    盾牌拿走了,我怎样活啊。

    “不是送给我老婆的么?你还计划抱走?”对面飘来冷冰冰的声响。

    黎樱:“……”

    她干笑两声,清清喉咙,转过身将东西交给兰靖宇。

    兰靖宇抑制着嘴角,接过她的东西,放在了琼安茹床头。

    “谢谢你来看我。”琼安茹道。

    “不必谢,应该的!”

    黎樱一边说,是不是地抓抓脸,或是理理头发,小动作一箩筐。

    “黎,本年多大了?”

    黎樱快速答复:“二十二。”

    “这么小啊,比我们家姗姗还小呢。”

    黎樱补了一句,“快二十三了。”

    琼安茹笑得温文,“有男朋友了么?”

    黎樱照实答复:“没有。”

    琼安茹点允许,“不要紧,年岁小,能够再玩玩。”

    黎樱灵巧地应声,昂首,发现对面兰 东还在盯着她,她赶忙搬运视野。

    兰 东觉得这小孩有点意思,拿了刀鞘,快速 了进去。

    刀还鞘的声响,明晰地冲突声。

    黎樱后背一凉,往兰靖宇那儿挪了挪。

    “你们家老太太怎样不来?”兰 东遽然问。

    黎樱身子笔挺,“奶奶年岁大了,不方便走动。”

    “多大?”

    “七十九了。”

    兰 东哼声,“那挺好,没几年了,用不着旁人拾掇她了。”

    拾掇?

    黎樱揣摩了一下,接连咽口水。

   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?

    兰 东看了一眼兰靖宇,问黎樱:“你跟他知道?”

    他?

    黎樱愣了一下,反响过来,“昂!我们知道,可熟了!”

    兰靖宇挑眉,垂头看她,解读她的表情。

    翻译:我跟你儿子是朋友啊,不要 我啊!

    他清了下喉咙,逗她,“是么?”

    黎樱猛地昂首,“我之前还给你买药了!”

    兰靖宇勾唇,拖腔带调,“我想想啊……”

    黎樱:“还有奶茶!”

    “哎?”琼安茹看向周围的花束,说:“那这个是买个阿宇的么?”

    黎樱允许,又摇头,“不不不,这个是给您的。”

    她指了下兰靖宇,说:“他说的,他说您喜爱吃甜的和冰的。这个奶茶我加了冰的,但是只要一点点,患者仍是少喝冰的比较好。”

    琼安茹笑,“公然很熟,他还跟你说这些。”

    黎樱重重地允许,“特别熟,我们还一同出去骑车,是好朋友来着。”

    兰靖宇单手握拳,抵着唇边,轻咳了一喉咙,掩去嘴角弧度。

    琼安茹说:“阿宇朋友不多的,女 朋友如同根本没有,没想到还有你这么心爱的姑娘跟他做朋友,真是太惊喜了。”

    黎樱有些欠好意思,语塞。

===第2371章 女朋友===

黎樱总算知道什么叫坐如针毡了,兰 东就归于那种不说话,但存在感也极强的人,一双眼睛跟镭射光波似的,让她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   琼安茹说话太温顺,是真的春风夏雨。

    一同面临这俩人,便是冰火两重天,多坐一瞬间都简单疯。

    她身边没有任何阻挠物,只要兰靖宇站着,所以挪着挪着,半边身子就挪到了兰靖宇死后。

    琼安茹刚开端还能和她正常沟通,后边就看到她从兰靖宇死后探着脑袋出来回话,小容貌特别心爱。

    她笑了下,知道人家孩子坐不住了,说:“今日费事你了,等阿姨好了,再请你来店里喝茶。”

    黎樱听到这个完毕词,如释重负,一秒动身,从兰靖宇死后出来,“没事的,阿姨,您好好养病,等你好了,仍是我请您吃饭。”

    “好。”琼安茹笑笑,对兰靖宇道:“阿宇,送送黎。”

    黎樱松了口气,一再撤退,快速跟兰 东允许暗示,然后秒收视野,防止正面临视。

    转过身,从病床到门口的几步路,她几乎是瞬移曩昔的。

    到了门口,赶忙大口呼吸。

    兰靖宇出了门,看到她的动作,很不地道地笑作声。

    黎樱咬牙,回头对他肚子上来了一拳,“不讲义气!”

    死后病房门还没关。

    琼安茹和兰 东一同看过来,目击了她捣了兰靖宇肚子一下的画面。

    ???

    黎樱嘴角抽了一下,快速反响,拉着兰靖宇从门口闪开。

    兰靖宇被她一拉,身子往前,天然要撞到她。

    黎樱撤退了一步,抬眸对他虎了下脸,“你还算道上混的呢,懂不理解规则,报假情报?”

    兰靖宇往她死后看了一眼。

    黎樱反响过来,看了一下一走廊的黑面神。

    她清了下喉咙,笔挺腰,顾不上许多,拉着兰靖宇便往外走。

    俩人穿过警卫的包围圈,进了花园走廊。

    上午十点,太阳不算盛,阳光被罗马柱切断,在俩人快速走动之间,间或地投落在互相肩上。

    兰靖宇被拽着走,人完满是懒懒的,还要抬起手遮太阳。

    “我亲爱的好朋友,是计划带我去哪里?”

    黎樱闻声,原地停下,哼了一声。

    “谁跟你是好朋友?”

    叛徒!不讲义气!

    兰靖宇哟了一声,在她死后的长椅上坐下,身子往后靠,仰头看她,“这才刚出门就翻脸不认人了,方才但是你强行认的亲,非说我们很熟,我想回绝都没时机。”

    黎樱嘁了一声。

    她转过身,双臂环 ,责备他,“干嘛骗我!你爸爸分明就在。”

    兰靖宇勾唇,淡淡笑着,“怕我爸爸?”

    黎樱不供认,“不怕!”

    “那你干嘛不敢看他?”

    “我看了!”

    男人低低地笑着,拍了拍身边的方位,“来,女朋友,坐。”

    黎樱瞪大眼睛,“什么?”

    兰靖宇卡壳一瞬,他这回不是成心的,是真的嘴瓢了,原本想说小朋友的。

    他张了张嘴,清了下喉咙,解说:“女、 朋友。”

    黎樱松了口气,哼哼两声,在他周围坐下,还凶巴巴地 告他。

    “不要想入非非!我们俩,只能到朋友的境地了!”

===第2372章 他套路太深===

兰靖宇靠在椅子上,装腔作势地叹息,口吻惋惜,“只能做朋友了啊?”

    黎樱回头瞪他,“否则呢?!”

    “不能做很熟很熟的好朋友?”

    “不能!”

    少女双臂环 ,倒豆子相同数说身边人,“亏我还给你买药,前次还请你吃零食,你居然还骗我,不讲义气,谁敢跟你做朋友?”

    兰靖宇舔了下唇瓣,说:“我不讲义气,你方才躲我后边,我没给你挡着?”

    黎樱斜了他一眼。

    兰靖宇:“再说了,你奶奶害我妈妈受伤,要不是看在我们是‘好、朋、友’的份上,这事儿能这么混曩昔?”

    他身子歪曩昔一点,说:“传闻过道上传言么?”

    黎樱咽了口口水,“什么?”

    “关于我爸的。”

    “蚯蚓挨刀,鸡蛋散黄?”

    兰靖宇:“……”

    他憋住笑,轻咳一声,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   黎樱想起兰 东那个吓人的目光,笔挺了背脊,说:“那都是哄人的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?”

    她哼哼两声,说:“再说了,你爸的传言,跟你讲不讲义气有什么关系?”

    “要不是我讲义气,提早把我爸摆平了。”他伸出手臂,搭在了少女膀子上,吓唬她,“你猜猜,你这脖子要不要也挨一刀?”

    黎樱抖开他的手臂,别过脸,“谁信,你爸才不敢动我呢!”

    “行。”兰靖宇说着,动身,拉着她起来。

    “哎哎哎,干嘛?”

    “我看你挺 气,让你再去我爸面前发挥一把。”

    黎樱吸气,赶忙往后赖,死活不走,“松手!我不去!”

    兰靖宇回头,挑眉,“怎样?怕了?”

    黎樱一把扯出手,往后挪了两步,“我现已看望过了,干嘛再去一趟。”

    她才不要再去受一次这么摧残呢。

    “说我不讲义气,我看你也没多少诚心。”兰靖宇道。

    “什么意思?”

    “你要包场,我就让我妈破例包场,你奶奶捣乱,我妈也没较真,我妈受了伤,你送了一篮子菜,还一副牛逼哄哄的口气。”

    他说着,又在椅子上坐下,手臂搭在了椅柄上,“公然啊,财大势大,便是不相同。”

    黎樱想了下,底气不那么足了。

    兰靖宇这么一说,她也觉得如同两边支付不太对等。

    “你什么意思,是说我们家狗仗人势?”

    “这不明摆着么?要是换了别家人,我爸早对蚯蚓下手了。”兰靖宇闭上眼,悠悠地道。

    黎樱:“……”

    她清清喉咙,站在边上不说话了。

    其实细想想,她觉得这个说法比较合理。

    黎家在帝都势大,一般人遇到这种状况,都会挑选大事化小。

    这么一说,还真有点狗仗人势的意思。

    她撅了撅嘴,从头坐曩昔。

    “不是说我不讲义气,还跟我坐一同?”

    “你怎样这么记仇?”

    “呵,我们家被强 欺 了,我连记仇都不可了?”

    黎樱:“……”

    这人嘴真是……

    她深吸一口气,回想了一圈对话,竟找不到转折点,分明她方才还振振有词的。

===第2373章 你需求治治===

走廊上

    和风吹过,两片树叶落在了黎樱脚下。

    她正纠结,只能用脚踩着树叶玩儿。

    “哎,你妈妈脚受伤严峻么?”

    兰靖宇闭着眼,古里古怪地道:“严不严峻的,横竖都得打落牙齿和血吞了。”

    黎樱抓了抓头,“严峻便是严峻,不严峻便是不严峻,大不了,我每天给你妈妈送汤!”

    兰靖宇睁开眼,直起了身子,“每天买个汤,再叫人送过来,很难么?”

    “我亲身煲!”咬牙切齿的。

    兰靖宇嘴角上扬,“每天?”

    “直到你妈妈脚好了。”

    “行,这是你说的。”

    “我说的!”

    兰靖宇打了个响指,“黎仗义。”

    黎樱抬了抬下巴,“你方才还说我狗仗人势呢!”

    “你不也说我不讲义气?”

    黎樱语塞。

    她哼了一声,俯身,手肘 在了腿上,双手托腮,“扯平了。”

    兰靖宇看着她鼓着的腮帮子,说:“行,那我也大人大量,供认你这个好朋友。”

    ???

    黎樱回头,“什么叫你供认?”

    “不是你跟我攀的亲?”男人指了指来时的走廊,说:“病房里有监控,还有两个活人作证。”

    黎樱:“……”

    嘁。

    她摆了摆手,口吻牵强,“算吧算吧。”

    横竖也不会掉块肉。

    兰靖宇笑作声,逗孩子逗够了,略微活动了下脖子,伸了个懒腰。

    黎樱托着腮回头,“你又困了?”

    兰靖宇:“托你奶奶的福,我昨夜被我爸在跆拳道馆练了一夜。”

    黎樱:“你爸连你也揍?”

    兰靖宇侧过脸,目光戏谑地看她,“他连蚯蚓都不放过,揍个儿子算什么?”

    黎樱嘴角抽抽。

    她见他不断打瞌睡,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一天到晚睡觉,其实是其他原因?”

    兰靖宇:“我什么时分一天到晚都睡觉了?”

    “我每次见到你,你都是一副睡不行的姿态。”

    虚了吧唧的。

    兰靖宇是真想问她一句,我虚不虚,你不清楚么。

    但他忍住了。

    其他打趣能开,那件事是真不能开,要否则,小炮仗得当场散了。

    黎樱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逮到时机寒碜他,凑曩昔说:“我觉得你得治治。”

    兰靖宇:“不必了。”

    “别文过饰非啊。”

    黎樱心境转化,自动去搭住他的膀子,“我知道一个当地,专治这个缺点。”

    兰靖宇回头,凉凉地看着她。

    黎樱挑动眉毛,“去不去?好当地。”

    她朝他抬了抬下巴,说:“看在你妈妈的体面上我才带你去的,你别不识抬举。”

    兰靖宇被她说的有点猎奇,这小朋友能带他去什么当地。

    他眯了眯眸子,低声说:“你该不会要带我去那种当地吧?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