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职后我被前上司缠上了全集免费阅读(txt下载)

追更人数:58人

小说介绍:宋襄做过最贱的事就是给严厉寒做了五年“私人秘书”。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,狗男人一句腻了,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。


离职后我被前上司缠上了全集免费阅读(txt下载)开始阅读>>


10116.jpg    兰靖宇顿住。

    他里边没穿,就外面这一身机车服,这丫头又喜爱着手动脚,隔着口袋再挠两下,那不是要命了?

    “我口袋里有东西,不方面。”

    黎樱伸手,在他左面口袋拍了一下,“瞎说!空的。”

    兰靖宇:“……”

    黎樱才不论他有什么缺点, 把手套丢给他,快速摆开了他口袋的拉链,很天然地放进去。

    机车服归于健壮却不厚那种衣服,伸进口袋,就和内中只隔着一层皮料。

    黎樱一伸进去,马上就感触到了,兰靖宇里边没穿。

    她嘴角抽了一下,赶忙把手握成了拳头,往前探头,“哎,没占你廉价哦,我绅士手了。”

    兰靖宇闭了闭眼,“是!谢谢!”

    你可太有人品了。

    黎樱嘁了一声,达到了自己心安,手臂又收紧点,“走吧。”

    兰靖宇能怎样样呢,都快到高速口了,总不能再把她送回去。

    他再次发起车,提示她,“抱紧。”

    “知道——”

    轰隆隆的声响再次响起,速度却没方才快。

    黎樱也松了口气,她把手放在他口袋里之后,没办法再抱紧,有点不安全。

    双手握成拳,隔着一层皮料,手背感触到男 腰上 邦邦的。

    她又想夸他这腰了。

    尽管细,但挺健壮,不知道是哪个健身教练带的,是不是能教练马甲线,她还挺仰慕的。

    脑子里想入非非着,远处的高速口的红灯亮起,周围的路灯也变得不相同。

    到了。

    兰靖宇他们挑的便是人少的高速口,便利查看,摩托车上高速比较烦,人多的高速口太折腾。

    车停下,原地现已有许多人。

    黎樱慢慢松开手,迎面碰到凉风,攥了攥拳头。

    头盔还没拿下来,便听到女孩子的笑声,应该还不止一个。

    她往撤退了退,头盔刚摘下,先看到了一双纤细。

    “兰少,好久不见哦。”

    “什么好久不见,昨夜才见过。”有女生戏弄了一句。

    黎樱摘了头盔,看清了眼前人的面庞。

    瓜子脸,红唇长发,上身是机车服,下身却是超短裤,身段超 感。

    对方也榜首时刻看了她,见她连口红都没涂,美眸中闪过惊讶。

===第2315章 一堆女性===

有些东西,是无形地刻在脸上的。

    黎樱没开口,但在场四个女孩却一同都朝她看了曩昔,并且榜首反响便是,非富即贵,不是她们圈里的人。

    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   黎樱毛遂自荐:“我叫黎樱。”

    众女反响了一下,在脑海中想着帝都的那串不行言的姓,马上心里有了猜想,却又有些不信。

    黎樱没多想,自动问对方,“你呢?”

    美人回过神,说:“您好,我叫妮妮。”

    黎樱点了下头,从兰靖宇后边下来,她只往对面几个女孩身上看了一眼,便听到她们顺次自报家门,“糖糖,安娜,雪梨。”

    “哦,你们好。”

    这种姓名,一听就知道是假的。

    黎樱不在乎,出来玩,咱们都相同。

    她看向短头发的糖糖,说:“正哥说你能把车给我骑,是么?”

    糖糖笑得很甜,“能够的,您过来吧,我到正哥那儿去。”

    黎樱点允许,笑道:“你别一口一个您的,叫我黎樱就行。”

    “行。”

    车停下半响,就她们几个女孩子说了话。

    龚正等人没开口,兰靖宇也没说话。

    不是 不进去嘴,是也有些猎奇,黎樱遇到糖糖他们这类女生会怎样共处。

    成果很显着,公主不光仁慈大方,还没阶层观念,哪儿都混得开。

    “哎,黎,要不你开我的车吧?”妮妮遽然开口。

    黎樱停下脚步,看了她一眼,马上理解,她是想坐兰靖宇后座。

    “我无所谓。”

    妮妮见她爽快大方,马上松了口气,知道她对兰靖宇没意思。

    转过身,发现兰靖宇摘手套的动作停下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   “兰少,不介怀载我吧?”

    兰靖宇心情淡淡的,呼啦一声,扯开了手套的粘带。

    “介怀,他不介怀我介怀。”龚正 嘴,说:“妮妮,你总不能为了自己,就不论他人了吧?”

    世人都懂,黎樱要是开妮妮的车,糖糖就得开自己的车,要不然就得把车撂在原地,他们回程是其他路口,还得再回来拿车,那多费事。

    妮妮有点踌躇,原本便是蹭了糖糖的体面来的,总欠好再拆龚正的台。

    她耸耸肩,“哎呀,我恶作剧的嘛,开谁的都相同,那正哥不乐意,就还按原定方案喽。”

    “这才对嘛,总不能点你自己的灯,还吹我的蜡烛吧?”龚正说着,搂着糖糖去他车边。

    黎樱接过了糖糖的车,合适女生开的幸亏,并且是白 的,尾翼是蓝的,看着挺美观的。

    她坐上车,拉了两把龙头,快乐得脸上反光,回头就对兰靖宇道:“我要开前面。”

    兰靖宇从车上下来,走到她身边来,“你知道目的地?”

    黎樱想起来,“哦对,你们要去哪儿来着?”

    兰靖宇昂首跟龚正商议,不经意地把手套丢给她,脚步走向了龚正那儿。

    黎樱快速抓出手套,看到他单手抄进了口袋里。

    她考虑一下,昂首问几个女孩,“欠好意思,你们有剩余的手套么?”

===第2316章 仍是她心爱===

除了糖糖,剩余三人也在调查黎樱,当然看到兰靖宇丢手套给她的动作,原本认为她必定会戴,没想到她还问。

    “我有。”扎着马尾的女孩说了一句。

    黎樱记住对方叫“雪梨”,她走下车,“能借给我么?”

    “能够的。”

    她们这边友爱借手套,兰靖宇正和龚正聊道路。

    龚正避开糖糖, 低了声响,戏弄兰靖宇,“小公主这分缘好得很,用不着你照料,人家找到手套了。”

    兰靖宇抽了他车上的水,安静地翻开喝了一口,又从头塞给他,“后边现已有个女的要你重视了,别太分神了,你也不嫌累得慌。”

    龚正拿着水,看他走回去,喊了一句,“哎,你喝过了,还给我干嘛?”

    “让你喝点我的口水,补补脑。”

    龚正:“……”

    黎樱戴好了女士手套,夹着兰靖宇那副往回走,却见糖糖抢了龚正手里的水,隔空丢给了妮妮。

    妮妮接过了水,马上扭了下腰,显得很快乐的姿态。

    一瓶水罢了,至于嘛。

    她看向兰靖宇,却见兰靖宇皱了下眉,如同是不大快乐。

    “哎,你这个还你。”

    她跑回去,把手套塞给他,一同拍了拍手,向他展现自己的手套,“我这个比你那个还温暖。”

    兰靖宇看到她抬下巴的小动作,遽然不爽散失,挑眉道:“那我跟你换?”

    “为什么?”

    “你没手套的时分我把我的给你,多坚决的革 命爱情,舍己救人,你现在有了更好的,不应该先报答我么?”

    黎樱知道他说假的,她这副是粉红 的,男人一般不太喜爱。

    “不给,我这也是借的,要报你恩,我回去买一箱送你。”

    “回去都没用了,你买一箱给我有什么意思?”

    “你下次用不行?”她想了一下,又说:“不对,你方才说过,十回摔八回,今日必摔,下次也用不着了,我仍是送你拐杖比较有用。”

    兰靖宇:“……”

    “哎,别聊了,两位,时刻不早了。”龚正开口催了一句。

    黎樱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在跟兰靖宇瞎说,撇撇嘴,方案回自己车上。

    “等等。”兰靖宇叫住她。

    “干嘛?”

    兰靖宇将她上下扫了一遍,说:“咱们得开四五个小时,你这一身下来,得冻死。”

    黎樱指了下妮妮,“她们也是啊。”

    兰靖宇没回头,用只要他们两个听到的声响说话:“她们是专业露着的,你不行。”

    黎樱没听出他的话外音,只认为他说妮妮她们的穿衣风格。

    她其实是有点冷,仅仅不想太找费事。

    兰靖宇下车,往收费站了走,不知道跟值勤的人说了什么,走回来时,手里拎着一套衣服,仍是未开封的。

    黎樱凑曩昔一看,工作服。

    兰靖宇丢给她,说:“穿上,别到时分既摔断腿,又拉肚子伤风发烧,医院会诊都搞不定你,坏了咱们机车族的名声。”

    黎樱嘁了一声,懒得理他,不想耽误时刻,原地穿衣服,仅仅简略披上,裤子也是套上,彻底不必逃避。

===第2317章 一路跟着他===

“咱们往哪个方向看?”

    “嬴州!”

    轰隆隆的声响响起,就像是黑夜里的星火,掉落干燥田野,敏捷燎起熊熊烈焰。

    黎樱振奋得双手打开,大喊:“动身!”

    兰靖宇开在她前面,戴着头盔也能听出她声响里的激动和快乐。

    公然,刚出高速口。

    还没等他让路,后边就窜出一辆车,直接飙到了他前面。

    他遽然有点理解,为什么这丫头之前会摔断腿了。

    三流的车技,超一流的勇气。

    嬴州方向是海滨,到了夜里,他们全速开大约三个多小时能到。

    黎樱身先士卒冲在前面,浑身的热血直冲脑门,耳边只剩余呜呜呜的声响,只能专心致志地感触灯光来区分前后状况。

    夜间,大卡车不少,她还略微悠着点。

    快速回头,发现死后一群车,兰靖宇就在她最近的当地。

    她满意地持续往前,单手往后,给兰靖宇比划了个倒着的“大拇指”。

    兰靖宇眯着眼睛,不必看或人的表情都能get到这个手势的心情。

    菜鸟,没我凶猛吧。

    他勾了勾唇,略微滚动油门,却没马上上前,比及黎樱把手回收去,双手放在龙头上,他才猛一拉油门,一把冲到了她前面。

    黎樱不甘,拉了油门就上去。

    俩人在前面你追我赶,谁也没让谁。

    黎樱仔细起来,逮着机遇就想超车,可每次当她感觉快要追上时,兰靖宇又会摆开一段间隔,且很精确地坚持得和之前相同,让她觉得能追上,但又次次追不上。

    试了几回,黎樱也看出来了,他耍她呢。

    嘁。

    技不如人,她也不追了,第二就第二吧。

    可接着,前面人发现她没了斗志,居然学着她方才的手势,将手背到死后,给她比划了个倒着的大拇指。

    气愤!

    不争馒头争口气,油门拉究竟,持续追。

    这回不相同,兰靖宇没再 着她,让她上前了。

    侧身而过的瞬间,俩人都转了头,对视了一眼。

    带着头盔,对视方向没有强光,其实看不太清楚。

    顷刻的功夫,又变成了一前一后。

    周围大车变少了,路也变得宽广,他们坚持车速开了良久,狂飙的肾上腺素都有些撑不住,疲乏也开端上涌。

    兰靖宇再次上前,回身瞬间,给黎樱比划了一个手势,去服务区。

    黎樱比划了一个ok。

    刚进匝道,团体减速,遽然,后边窜出几辆车,冲进了他们的车队,成心地从几个女孩身边擦曩昔,尤其是黎樱,两辆车一同从她身边擦过,差点将她像夹心饼干相同撞到她。

    工作产生太快,黎樱惊了一下,还能稳住,跟世人一同开进了服务区泊车。

    刚停下,她气得摘下头盔,发现对方也跟他们相同停了车,一队大约七八人,满是男的,头发烫得五颜六 ,还有绑脏辫的。

    整的挺潮,便是人丑!

    黎樱直动身,“你开车。”

    “我还得给你做司机?”

    “什么?”
 黎樱看着他动身,说:“你晚饭也吃多了?”

    龚正随意应着,悠哉悠哉地往外面走了。

    他一出去,黎樱马上看向兰靖宇。

    兰靖宇知道,她其实是有事要说,不是特别来找他们扯皮的。

    “你是要做咱们家的项目么?”

    兰靖宇抿抿嘴角,“没有。”

    黎樱双臂环 ,“还欠好意思呢?”

    兰靖宇放下水杯,走到办公桌坐下,悠悠地道:“正人之交淡如水,我跟某些人不相同,图我帮她写作业。”

    黎樱坐起来,正 地看他,“哎,你真不要从我这儿挖点信息?”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