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小凡何思雨桃运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

追更人数:110人

小说介绍:陈小凡是个小村医,拥有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,这天晚上,嫂子羞答答找到他…


陈小凡何思雨桃运小神医全文免费阅读开始阅读>>


10144.jpg传话,只说桃溪陈小凡已安全到京,请他们不用忧虑。”

    禁军统领双目灼灼地看向陈小凡,见他一向面不改 ,思虑顷刻后,对着属下点了下头:“去侯府传话吧。”

    他倒要看看,这个墨客,与侯爷终究是什么联系。

    虽还不知答案,但是禁军统领对陈小凡的心境也不自觉地客气了一些。

    本来是想把人关起来的,现在也不关了,见秦平何思雨年幼,一行人中又有不少受伤的,索 就让属下将陈小凡一行人领去了客房,让他们先做休整。

    “大人,这墨客的确与侯爷相识吗?”待陈小凡一行人离去后,禁军统领身旁的属下不由得疑问地作声。

    禁军统领眯起眼:“等会儿,不就知道答案了吗?”

    从禁军衙门到勇毅侯府,来回也不过半个时辰,这墨客终究是人是鬼,立刻就可知晓。

    禁军统领思来想去,大约有了答案。这墨客只怕是侯府中哪位主子的远房亲戚,若真如此,只需侯府发句话,他倒也能够给这个体面,把人放了就是。

    可禁军统领没想到的是,跟着传信侍卫一起回来的,居然还有侯府的长令郎!

    “金大人,那位秦令郎现在何处?”朱昭煦一进门,便向禁军统领问起陈小凡下落。

    “长令郎,怎的要劳烦您亲身跑一趟?你说一声,我这不就立刻把人放了吗?”禁军统领此刻一改之前的严厉,神态之中带着几分接近。

    “哎,祖父一传闻陈小凡被禁军带走了,急速就让我把人给领出来,可千万不要误了人家的春闱。”朱昭煦虽笑着说的,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禁军统领心头一凛。

    竟是侯爷亲身发话。

    想来那墨客也不只仅侯府哪门子拐了十八道弯的远房亲戚了。

    禁军统领一边叫人赶忙去请陈小凡,一边留神谨慎地打听问道:“长令郎,不知这位秦令郎,是贵寓哪位贵客?禁军仅仅按规就事,并非有意慢待……”

    朱昭煦是来领人的,并非是来算账的,他见禁军统领非常后怕的容貌,不由笑着解说:“祖父都知道的,金大人遵循责任,护卫京城安危,是责任地址。”

    见禁军统领稍微松了口气,他才又解说道:“这位秦令郎呢,与祖父有些根由,其他的,我也不便利多说了。”

    禁军统领忙道:“事关侯爷之事,长令郎不用细说。”

    人贵有自知之明,禁军统领虽是粗人,却也深谙此道,能够让侯爷有根由的,那天然不是一般人,绝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。

    禁军统领不由幸亏,好在自己虽把人扣押了,但也没怎样尴尬他。

    正想着,侍卫领着陈小凡走了过来。

    朱昭煦看向来人,眼中有了然,更多的却是审察。

    身长如玉,面若皎月,放眼京城,只怕他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佳令郎了。

    难怪祖父对他拍案叫绝,难怪妹妹对他……记忆犹新。

    陈小凡看到这位侯府长令郎的第一时刻,便知道这位才是当之无愧的朱昭熙。

    “灵云。”陈小凡从善如流地叫出了朱昭煦的表字,这仍是最初假扮他的朱昭熙奉告陈小凡的。

    朱昭煦也很上道地上前勾住了陈小凡的膀子:“你可算上京了!我但是等你很久了!”

    等着看看祖父口中夸奖的灵 少年终究是何容貌,等着看妹妹口中比自己优异百倍的男人终究有何本事。

    朱昭煦与陈小凡之间的暗潮涌动,外人并不知晓。

    禁军统领只看到勇毅侯府的长令郎居然与这墨客勾肩搭背,亲密无间,心中不由更不敢小觑陈小凡。

    “人我就带走了。剩余的,便辛苦金大人了!”朱昭煦打了招待后,便将人领了出去,至于周老七那一摊子事,就等禁军的自由发挥了。

    “多谢朱令郎。”一出了禁军衙门,陈小凡当即客套地作揖道谢,为自己莽撞之举道谢,“今天之事,真实是不得已为之,还请朱令郎代我向侯爷请罪。”

    擅用勇毅侯府的名义,真实不是明智之举,仅仅身陷禁军衙门,一来是忧虑误了伤者的伤情,二来也怕耽搁了接下去的春闱,无法之下,只能报了侯爷的名号。

    “要抱歉,天然得亲身前去,才算诚心。”朱昭煦抱着双臂,笑眯眯地看着陈小凡,“这一趟,你是省不了的。”

    陈小凡深思几秒,允许道:“朱令郎说的是,仅仅今天匆促,不便利上门,待我安顿好家眷,明日便上门致歉。”

    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朱昭煦看着陈小凡死后的一串老弱病残,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分。

    朱昭煦好人做终究,把陈小凡送到了落脚的当地。

    这是一座三进的宅子,在京城寸土寸金的当地,已是不小的工业了。

    这宅子,是最初秦昭还在世的时分购置的,他本来是想进京经商的,仅仅京城鱼龙混杂,秦昭待了一阵子后便觉有心无力,仍是回了锦州。

    却是这座宅子作为秦家的工业,一向留了下来,现在作为陈小凡上京的落脚处,再便利不过。

    朱昭煦把人送到家后,便回身回了勇毅侯府。

    他如常前去祖父的花厅报告,却没想到见到了一个意外的身影。

    “哦呦,哪里来的风,把我们家大吹来了啊?”朱昭煦不由得成心笑道。

    朱昭熙看着自己这个同胞哥哥,强忍着想把人掐死的激动,挤出一丝淑女的笑:“我来陪祖父喝茶,不行以吗?”

    朱昭煦明知故问:“我还认为,你是来听那个什么秦令郎的事的呢。”

    朱昭熙并没有显露寻常女儿家的羞涩,反而直接说道:“已然你提到了,那我听一听,也不是不行以。”

    这副理不直气也壮的容貌,气得朱昭煦不由得抚 。

    第九十四章 、女儿身

    朱昭煦看着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, 气得咬牙切齿:“你素日里假扮作我,在京城玩闹也就算了,现在胆子肥了, 竟还敢以我的身份偷溜出京城。难怪一把年岁,还未定下婚事!”

    朱昭熙目光鄙夷地看向这个跟自己长得如此类似的兄长:“朱昭煦,不要认为你跟我长得像,我就不狠心揍你!”

    “你!你……你敢!”朱昭煦嘴上要强, 可心里却仍是不由得颤抖了下, 他这个妹妹, 筋骨极佳,动起手来一点点不会留情。就连祖父麾下的那些老将也说,整个勇毅侯府, 最像祖父的实则是她这个孙女。

    惋惜, 是个孙女。

    朱昭煦望着自己这个妹妹,心境着实杂乱。

    妹妹如此拔尖,他既为她感到快乐和惋惜, 又有些面上过不太去。

    她若是男儿身,只怕勇毅侯府就没自己什么事了。

    还好, 她是女儿身。

    朱昭煦不得不供认,自己心中是有些私念的,天然生成的 别, 让他比她天然就多了许多东西, 比方外面这宽广的国际, 比方这堂堂勇毅侯府。

    出于补偿心思, 朱昭煦在绝大大都时刻, 对这个妹妹也是极端忍受的, 但是该拌嘴的时分, 也是决不会相让的。

    勇毅侯府早已习气孙后代女之间的喧嚷,持续漠视地喝着茶。等他们吵够了,天然就会说正事的。

    公然,朱昭煦与朱昭熙来回斗了几轮后,意识到自己又要落败,急速扯开了论题。

    “祖父,秦令郎现已在京城落脚了。明日他会亲身上门访问的。”朱昭煦简洁明了地把工作说了一遍,“禁军衙门那儿,我也打过招待了,一旦详细询问有了成果,便会上门奉告的。”

    勇毅侯漠视地址了下头,却是朱昭熙有些忧虑地看向祖父:“祖父,您这般与他接近,陛下那儿会不会想得多……”

    朱昭熙知道自己祖父的准则,只做纯臣,与文武百 向来是公私清楚。现在却这般照顾一个举子,若是落在有心人眼中,只怕会有谴责。

    朱昭熙知道,自己祖父位置夯实,除非陛下发话,不然无人能动,但是那个墨客却不相同,他那样的小角色,若是有人想要动他,随意动着手指,只怕就能要了他的 命。

    说终究,朱昭熙仍是不由得忧虑陈小凡。

    “陛下知道我与他在桃溪有过一阵子往来。他上京遇到费事,求到我贵寓,我若是坐视不理,才是心里有鬼。”勇毅侯抿了口茶,看向孙子与孙女,反问道,“他为何不求助太子,反倒求上我?”

    朱昭熙与朱昭煦被问得一愣,类似的眉眼齐齐皱紧。

    朱昭煦满眼困惑:“有什么差异?我们家跟太子,不都是能够保护他吗?”

    朱昭煦撇了撇嘴,口气中略带了一些鄙夷:“不过就是仗着跟祖父您的那点友谊,仗势唬人呗。”

    这种人,他见得多了。就算是侯府拐了十八道弯的远亲,都恨不得把勇毅侯府这四个字写在脑门上。

    见朱昭煦如此说陈小凡,朱昭熙不由得辩驳:“他才不是那样的人!”

    朱昭熙此刻现已想了解了,陈小凡此举,清楚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   自己公然是关怀则乱。

    “他是聪明人,知道什么能够沾,什么不行以沾。”

    陈小凡路上遇到匿伏是意外,进了京城被禁军扣押也是所料不及。

    他所能求助的人,除了勇毅侯府就是太子了。

===第88节===

勇毅侯府是纯臣,且之前又有那段根由,帮他一把不过是举手之劳,陛下就算知道了,也不会太介意。

    但是陈小凡若是一进京就找上太子,那陛下就不得不多想了。

    挟恩以报?仍是将太子作为旧日的毛头小儿?

    太子是君,他是民,皇家最忌讳的就是认不清自己身份的人。

    “仍是灵溪了解。我早就说过,他最知尺度。若不是被禁军羁押,只怕他也是不会自动攀扯我们贵寓的。”勇毅侯夸奖地看向孙女。

    灵溪,就是朱昭熙的小字。

    “也是,我看他带着的人,小的小,弱的弱,伤的伤,要是被禁军扣押几天,只怕要出事。”朱昭煦回想了下,如同还真是,他要是陈小凡,遇到这种状况,只怕也只能找侯府求助了。

    第二日,陈小凡践约前来访问勇毅侯府。门口的护卫早已接到主子指令,听到陈小凡的名号,便将人领进门去。

    “秦令郎,这边请。”

    这勇毅侯府,公然恢宏庄重。

    兜兜转转,过了不知几道门,陈小凡总算到了勇毅侯府日常待客的茶厅。

    “后辈见过侯爷!”陈小凡目不斜视,先跟勇毅侯府行过礼后,这才看向了一旁坐着的双胞胎兄妹。

    “朱令郎,朱姑娘。”陈小凡浅笑着打过招待。

    今天的朱昭熙没有再扮作男装,她穿了一袭鹅黄 的襦裙,明眸皓齿,美丽中带着几丝秀雅,若非笑脸狡黠,瞧着倒也是一位我们闺秀。

    “你来了,坐吧。”勇毅侯并不摆架子,随意地允许,暗示陈小凡落座。

    陈小凡笑着道谢,一边为自己借用勇毅侯府的名头抱歉。

    “行了,这些客套话就免了吧。”朱昭煦首先打断了陈小凡的话,“祖父与你,也算有缘。在苏城的时分……也多亏了你收留我这妹子。”

    “是朱姑娘帮了我的大忙才是。”陈小凡温润笑道。

    听到这话,本来还有些低垂着眉眼的朱昭熙登时满面笑脸。

    公然仍是秦令郎比较有眼光,她这兄长,跟那些掉书袋的老学究似的,无趣得很!

    看到妹妹这反响,朱昭煦不由得撇了撇嘴,一个姑娘家,就算爸爸妈妈再是宠爱,也不应如此没了规则。

    当然,在陈小凡面前,朱昭煦仍是很有尺度的,没与妹妹争论起来。

    陈小凡小坐了一会,也适时地提出了告辞。

    “春闱将至,你先安心备考。”勇毅侯也关心地叮咛了一句,便让孙子将人送出去。

    陈小凡与朱昭煦脱离后,勇毅侯不由看向了孙女:“怎样?”

    朱昭熙一愣:“什么怎样?”

    “给你做夫婿,怎样?”

    朱昭熙呆愣了好一会儿,才猛然回过神来,白皙的小脸腾起一阵红晕。

    “祖父!”她跺了跺脚,娇嗔地哼了一声,回身走开。

    虽没清晰说什么,但这反响,也算是答复了。

    看着孙女的背影,勇毅侯无法地摇头。

    他这孙女,现已年过十八,放眼京城,也算是个大姑娘了。

    早几年的时分,家中就想替她相看女婿,她倒好,这个太丑,那个太弱,挑三拣四,竟没有一个能入她的眼。

    她是侯府仅有的女儿,有这本钱挑挑拣拣,家中也想让她嫁得适意,便由着她挑选,谁知这一来二去,竟快误了花期。

    勇毅侯本也没有这个想法,终究陈小凡远在锦州,与孙女全无交集。可谁能想到,他这个胆大妄为的孙女,会一人逃去丹州,又机缘巧合去了苏城替陈小凡突围。

    勇毅侯倒也没有死板到如此境地,孙女与哪个男人触摸了,便得婚假,那孙女往日假扮哥哥出门触摸的男人可太多了,真实数不过来。

    况且,他也信任陈小凡人品以及孙女的尺度,必不会做出任何越矩的事。

    让他起了这个想法的原因,仍是孙女自己的反响。

    从苏城回来后,孙女便夸过陈小凡,虽言辞平缓,口气也算不上夸大,可这也算是孙女口中为数不多能够听到的夸奖了。

    她自小要强,跟哥哥一起学武,却练得比哥哥还好,往日人家上门提亲的那些男人,哪一个不是被她挑剔得遍体鳞伤,让她夸一句好,已是极端可贵了。

    况且,陈小凡仍是她往日最瞧不起的文弱墨客,现在却让她一反常态,可见陈小凡在她心中的点评之高。

   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勇毅侯越想越觉得陈小但凡个不错的挑选。

    虽然现在他还在世,陛下还敬称自己一句姑祖父,可待他百年之后,陛下待侯府是何心境,那就不用定了。

    勇毅侯府已是恩宠备至,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,万里挑一的显赫,早已不需求贵门姻亲来如虎添翼了。

    若是再结交世家,只怕陛下就该起疑了。

    陈小凡身世洁白,家世不显,背面没有那么杂乱的姻亲联系,反倒成了优势。

    并且,勇毅侯也信任自己的眼光,陈小凡心思清明,心有成算,日后必回对灵溪好的。

    不过,儿女婚事,最重要的仍是看他们的心境。

    勇毅侯便趁着今天陈小凡登门访问,打听了一下孙女。她的反响,公然不错,以她的 格,若是不满,她早就一口拒绝,又哪会显露那般女儿家的娇羞表情?

    勇毅侯心里有了答案,转瞬之间便有了翔实方案。

    陈小凡这个孙女婿,他是志在必得了。

    不过,此事倒也不着急,终究春闱在即,等他考上进士再提婚事,也算喜上加喜。

    此刻的陈小凡并不知道,自己早已成了勇毅侯的孙女婿人选。眼下对他而言,只需春闱一件要紧事。

    陆陆续续,前来参与春闱的举子们差不多都来了京城,秦轩也不破例。

    秦轩是与白鹭书院的同窗一起上京的,他的那些同窗,大都都是世家身世,即使爸爸妈妈不在京城,也都有能够投靠的亲朋。

    举目无亲的秦轩只能找上了姚二叔。

    虽然去姚家访问那日,闹了许多不愉快,但是终究以他发誓为终,仍是换来了姚家相助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